当前位置:首页  广播台  下午时光
2020-11-14 波西米亚人

发布者:王昊发布时间:2020-11-15浏览次数:10

 

 

波西米亚人第九期

 

【沧浪诗话】

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是屈原之后最具个性特色、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有“诗仙”之美誉,与杜甫并称“李杜”。其诗以抒情为主,表现出蔑视权贵的傲岸精神,对人民疾苦表示同情,又善于描绘自然景色,表达对祖国山河的热爱。诗风雄奇豪放,语言流转自然,音律和谐多变,善于从民间文艺和神话传说中吸取营养和素材,构成其特有的瑰玮绚烂的色彩,达到盛唐诗歌艺术的巅峰。

《长相思·其一》

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

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

美人如花隔云端!

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

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

这首诗大致可分两段。第一段从篇首至“美人如花隔云端”,写诗中人“在长安”的相思苦情,描绘的是一个孤栖幽独者的形象,作者通过环境气氛层层渲染的手法,来表现这一人物的感情。诗中人想念的如花美人似乎很近,近在眼前,却到底很远,远隔云端。以下直到篇末便是第二段,写一场梦游式的追求。这颇类屈原《离骚》中那“求女”的一幕。在诗人浪漫的幻想中,诗中人梦魂飞扬,要去寻找他所思念的人儿。然而天长地远,上有幽远难极的高天,下有波澜动荡的渌水,还有重重关山,尽管追求不已,还是两处茫茫皆不见。

 

【知否知否】

主题:鲁菜四大名菜

九转大肠

九转大肠,原名为红烧大肠,是山东省济南市传统名菜。清朝光绪初年,由济南九华楼酒楼店主首创。将猪大肠经水焯后油炸,再灌入十多种作料,用微火炮制而成。九转大肠成菜后,色泽红润,通体半透明,柔韧异常,层层相叠又层层相分。吃起来质地软嫩,兼有酸、甜、香、辣、咸五味,肥而不腻,鲜香味美,异常适口,久食不厌。

葱烧海参

葱烧海参,是中华特色美食,鲁菜经典名菜。从山东源入,属胶东菜系,以水发海参和大葱为主料,海参清鲜,柔软香滑,葱段香浓,食后无余汁。是古今八珍之一,葱香味醇,营养丰富,滋肺补肾。

德州扒鸡

德州扒鸡又称德州五香脱骨扒鸡,是著名的德州三宝之一。德州扒鸡是汉族传统名吃,鲁菜经典。德州扒鸡制作技艺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早在清朝乾隆年间,德州扒鸡就被列为山东贡品送入宫中供帝后及皇族们享用。五十年代,国家副主席宋庆龄从上海返京途中,曾多次在德州停车选购德州扒鸡送给毛泽东主席以示敬意。德州扒鸡因而闻名全国,远销海外,被誉为“天下第一鸡”。

一品豆腐

一品豆腐,是一道经典的特色鲁菜,属于孔府菜。冯骥才先生曾说过养育龙种,豆腐有功。此菜因白细鲜嫩,营养丰富而为人所喜食。味鲜嫩,色黄白。夹起一块,表皮酥脆,弹性十足。当唇齿刚一咬开外面的酥皮,里面雪白嫩滑的豆腐就一溜烟的和着酱汁滑到了肚子里,满嘴咸香微辣,略有回甜的浓郁的酱汁香美妙。

 

【鱼丽之宴】

舒庆春,字舍予,笔名老舍,满族正红旗人,本名舒庆春,生于北京,中国现代小说家、著名作家,杰出的语言大师,新中国第一位获得“人民艺术家”称号的作家。著有长篇小说《骆驼祥子》《四世同堂》,短篇小说《赶集》等。老舍的文学语言通俗简易,朴实无华,幽默诙谐,具有较强的北京韵味。

本段选自老舍散文《春风》

济南与青岛是多么不相同的地方呢!一个设若比作穿肥袖马褂的老先生,那一个便应当是摩登的少女。可是这两处不无相似之点。拿气候说吧,济南的夏天可以热死人,而青岛是有名的避暑所在;冬天,济南也比青岛冷。但是,两地的春秋颇有点相同。济南到春天多风,青岛也是这样;济南的秋天是长而晴美,青岛亦然。

对于秋天,我不知应爱哪里的:济南的秋是在山上,青岛的是海边。济南是抱在小山里的;到了秋天,小山上的草色在黄绿之间,松是绿的,别的树叶差不多都是红与黄的。就是那没树木的山上,也增多了颜色——日影、草色、石层,三者能配合出种种的条纹,种种的影色。配上那光暖的蓝空,我觉到一种舒适安全,只想在山坡上似睡非睡的躺着,躺到永远。

青岛的山——虽然怪秀美——但不能与海相抗,秋海的波还是春样的绿,可是被清凉的蓝空给开拓出老远,平日看不见的小岛清楚的点在帆外。这远到天边的绿水使我不愿思想而不得不思想;一种无目的的思虑,要思虑而心中反倒空虚了些。济南的秋给我安全之感,青岛的秋引起我甜美的悲哀。我不知应当爱哪个。

两地的春可都被风给吹毁了。所谓春风,似乎应当温柔,轻吻着柳枝,微微吹皱了水面,偷偷的传送花香,同情的轻轻掀起禽鸟的羽毛。济南与青岛的春风都太粗猛。济南的风每每在丁香海棠开花的时候把天刮黄,什么也看不见,连花都埋在黄暗中,青岛的风少一些沙土,可是狡猾,在已很暖的时节忽然来一阵或一天的冷风,把一切都送回冬天去,棉衣不敢脱,花儿不敢开,海边翻着愁浪。

两地的风都有时候整天整夜的刮。春夜的微风送来雁叫,使人似乎多些希望。整夜的大风,门响窗户动,使人不英雄的把头埋在被子里;即使无害,也似乎不应该如此。对于我,特别觉得难堪。我生在北方,听惯了风,可也最怕风。听是听惯了,因为听惯才知道那个难受劲儿。它老使我坐卧不安,心中游游摸摸的,干什么不好,不干什么也不好。它常常打断我的希望:听见风响,我懒得出门,觉得寒冷,心中渺茫。春天仿佛应当有生气,应当有花草,这样的野风几乎是不可原谅的!

我倒不是个弱不禁风的人,虽然身体不很足壮。我能受苦,只是受不住风。别种的苦处,多少是在一个地方,多少有个原因,多少可以设法减除;对风是干没办法。总不在一个地方,到处随时使我的脑子晃动,像怒海上的船。它使我说不出为什么苦痛,而且没法子避免。它自由的刮,我死受着苦。我不能和风去讲理或吵架。单单在春天刮这样的风!可是跟谁讲理去呢?苏杭的春天应当没有这不得人心的风吧?我不准知道,而希望如此。好有个地方去“避风”呀!

 

【溺影时代】

本期电影:《末代皇帝》

溥仪的一生都在告别。

电影开场不多久就是告别。幼年溥仪被召唤入宫,与母亲告别。漆黑的夜里,母亲依依不舍将他交到乳母怀中,这一别就是数载。

接着,是与慈禧告别。这是一场永别,慈禧与溥仪见匆匆一面后便撒手人寰,将一片破碎的江山交付与未知人事的他。

还来不及从失去国家的悲伤中走出,乳母也与溥仪告别了,因为他长大了。他在偌大的、荒草丛生的紫禁城里拼命奔跑,然而终究没能追上不告而别的乳母。夕阳下,只有他幼小的身影在巨大的宫城阴影中茕茕孑立。

少年溥仪告别了他的母亲。这一次的永别更令他绝望,明明是自己的生母,甚至还不如仅有一面之缘的慈禧太后,最后一面他都不能见到。这一次,他试图利用自行车这一紫禁城外的工具冲出去,依旧失败了。

青年溥仪与建福宫告别。它被黑夜里的一把大火焚毁,同时焚毁的还有朝廷的账簿,太监和官员贪腐的证据。这时的溥仪悲哀地发现,不要说天下,连紫禁城的事他都无法掌管。

不过也无所谓了,因为很快,他也就与这紫禁城告别了。那么努力都无法走出去的宫城,结果别人持枪来将他赶了出去。这是他第一次欢喜地被动告别,终于可以与这个关押了它十多年的地方说再见。

接着溥仪又与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告别。老师庄士敦要回英国了,溥仪去送别他。为他请了一支乐队,用二胡、唢呐演奏了苏格兰民歌《友谊地久天长》。

溥仪成为伪满洲国的傀儡皇帝,但几乎就在成为皇帝的同时,皇后婉容就与他告别了。

这一切都无力回天。日本投降,依附日本人的溥仪再次告别自己的“皇宫”。他这一生被中国人利用,被日本人利用,然而中国人掘了他的祖坟,日本人逼疯他的妻子,他们用他,却没有一个人真正爱他。

最终,溥仪并没能逃走,被苏联红军抓获。之后又被移交中国政府,送往抚顺战犯管理所改造。去管理所之前,他再次做出主动的告别,选择死亡,想与自己的人生告别。然而,他连结束自己生命的权力也没有了。他被救起,被关押,从一个高墙,到另一个高墙,再次与自由告别。

狱中,以管理所所长为首的一群人要求溥仪交代自己的罪行,与过去的自己告别,甚至与真实的自己告别。

狱中的溥仪起先与自己的奴才关在一起,被管理所所长发现,强迫他调换房间,将他与最后的一点皇权扯断了关系。他终于彻底告别了那个叫做“爱新觉罗”的身份。在这里,他的名字是“编号981”。

最后的最后,是一个隆重的告别仪式。年迈的溥仪终于再次踏足紫禁城,这个如今叫做“故”宫的地方。曾经他是这里的主人,而现在却要买门票进去;曾经他想尽办法都不能出来,而今再也没有人会在门口拦住他。他颤颤巍巍走向龙椅,在椅子下掏出一个罐子,里面是他当年登基时,官员送他的蟋蟀。一个皇帝,最终证明自己是一个皇帝,不是靠冠冕玉玺,不是用文武百官,也不是拿金银珠宝,而是一个蟋蟀。一个被囚禁在暗无天日的罐子中这么多年的蟋蟀。

每个人都觉得他有无限的风光,只有贝托鲁奇看得到他的失意。别人的一生都在努力得到,而他却要用一生来不停告别。

19671017日凌晨230分,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去世,享年61岁。

 

【对月长庚】

主题:梦魂不到关山难

小顾在我家出入已有两年多了,这天忽然出事,听说是在桃园的飞机场上,刚起飞几分钟就掉了下来,他在这里没什么亲人,还是我把他的骨灰运到碧潭公墓下了葬。来台湾后在空军康乐队里混了这么多年,小顾总是一径跟着我,说得上百依百顺,料理这事时我心里也绕上一些空落落的酸楚来,只是跟着这许多空军眷属学了乖,那酸楚也成麻木的了。

师娘同一品香的老板娘站在门外,门铃响了几声,我起身走到窗台,恍惚间看见我的过去和现在于她二人身后浮现,巷子里的人总说我专喜欢空军里的小伙子,爱吃“童子鸡”,却不知我也曾走过与人厮守白头的路。在我尚清瘦腼腆的当年,不会踏伦巴舞步,亮片旗袍三寸高跟一概没有,却是有一位真心待我的丈夫的。

那时我十八九岁,住在南京,在金陵女中念书,他是留美回来的空军小队长,叫郭轸,他时常闯进学校来找我,会帮我系黑色头巾,扶我坐他新摩托的后车座,还带我去见他的师娘,我略觑见几眼师娘意外的神色,便越发低了头不敢言语。我向来知道自己不是什么摩登小姐天仙人物,翻遍了衣柜能找出的体面衣服也不过一身半新不旧的蓝布长衫黑皮鞋,身段并不出挑,打扮又不时兴,对答也不甚流利,我如今一想起当时自己那含糊着答不上腔来的样子,都要笑骂两句上不了台面出不得众,也怪不得郭轸急躁生气了。只是师娘却是体谅的人,时时替我解围,知道我拘泥,便要郭轸带我去玄武湖看荷花,我心里是很亲近她的。

后来郭轸练机时在我们女中上空打转子,他被记了过,革除了小队长的职务,我也被学校开除和家里闹翻,此间过程并无什么细节可谈,我只说跟定了他,随后我们就结婚了,住进了仁爱东村,接着便是国内战争爆发,他所在的大队被调去了东北。我那时多年轻啊,新婚乍别,就只知道哭,师娘进来劝我,眼里虽落寞,可还是带着笑的,她定是早早懂了所谓空军里的规矩的,我却不懂。

我坐在新粉刷过的木板平房里,入眼是绣满五彩鸳鸯的丝被面,新的门帘窗幔,桌椅上红红绿绿的贺礼,玫瑰剑兰新鲜的花苞,花篮里碧绿的凤尾草,墙上挂着喜幛,乌木烫金的“白头偕老”喜匾正悬中央,有生气儿的却只有我这个哽咽着肿了眼的新娘。师娘跟我讲,飞将军的太太二十四小时心都挂在天上,那天上的人却未必知晓,你望也望不到,抓也抓不住,得狠起心肠来,才担得住日后的风险。

郭轸总说,是我拿走了他的心,他在天上飞,心都在地上跟着我。我倒没告诉过他,是他的飞机上悬着我的心,一会飞去华北,一会又飞去华中,他几个月来一次都落不回家,我的心也总悬在半空放不下来。

村里几个太太看着都有说有笑,我也尽量跟着有说有笑,或许白白欢喜空等一天,总也能靠着一点渺茫的希望支撑。可我终归狠不下心肠,经不得历练,捱到最后,哭了闹了也寻过短见,轰轰烈烈各自逃难散了场,剩我到如今,只留一首《东山一把青》。

可他怎么连一封遗书也不留下呢。

她二人兀自在外按着门铃,见无人应便起了离去之意,我坐上窗台涂蔻丹,喊道:“师娘,老板娘,你们进来呀,门没有闩上呢。”

师娘似乎想开导我,却没有什么话说,她或许知道我不再难过了,小顾出事,或者别的什么人出事,我再不会又哭又闹地寻短见了。

“师娘……”

她站在我身后,瞅着我,没有说话。师娘,你还会时常想起伟成老师吗,你想他时是笑着还是哭呢?可我有时候,真的很想郭轸。

我把豆腐两翻起了锅,舀了一勺送到她嘴里,笑着说:“师娘尝尝我的‘麻婆豆腐’,可够味了没有?”

 

 

播音主持:相鑫淼 吕咸杰 张祥龙 孙艺佳 李晓梦 曹  

责任编辑:战绶清 孙梦婕 任信清

责任审核: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