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广播台  下午时光
2019-12-21 书生六记

发布者:王昊发布时间:2019-12-22浏览次数:10

书生六记第十四期


【郎艳独绝】

《少年游》晏几道

离多最是,东西流水,终解两相逢。

浅情终似,行云无定,犹到梦魂中。

可怜人意,薄于云水,佳会更难重。

细想从来,断肠多处,不与今番同。


离别和碰上薄情人,是两种不同性质的痛苦。离别毕竟不是死别,总有相会的时候,“离多最是,东西流水,终解两相逢”,便是有感而发了。水往低处流,尽管千回百转,东西异向,而最终会汇流一处。“浅情终似,行云无定”,用“行云无定”喻对方一去杳无信息。明知对方浅情薄意,言语无定似行云,也不加恨。

过片将前二意合并,“可怜”二字乃哀人生遭际,既不如流水之“解相逢”,亦不如行云之“入梦来”,别易会难。流水行云本为无情之物,可是它们或终解相逢,或犹到梦中,似乎又并非二味无情。在苦于“佳会更难重”的人儿心目中,人情之薄岂不甚于云水?翻无情为有情,加倍突出人情之难堪。

本词作者利用调式的这一特点,上片递进之中有回环往复之致。而下片又更作一气贯注,急转直下,绝不板滞,整首诗读来意蕴深长,令人回味无穷


【三枕黄粱】

《茶花女》是法国作家小仲马创作的长篇小说,也是其代表作。故事讲述了一个青年人与巴黎上流社会一位交际花曲折凄婉的爱情故事。小说通过主人公充分体现了作者所主张的人道主义思想,着重表现了人与人之间诚挚的交往、宽容、理解和尊重。阿尔芒和玛格丽特之间的爱情体现了人间的真情,人与人之间的关怀、宽容与尊重,体现了人性的爱。

像我们这样的关系,如果做女人的还有一点点自尊心的话,她就应该忍受所有可能的牺牲,也决不向她的情人要钱,否则她的爱情就跟卖淫无异。你爱我,这我完全相信。但是你不知道那种爱我这样女人的爱情有多么脆弱。谁能料到呢?也许在某一个困难或者烦恼的日子里,你会把我们的爱情想象成一件精心策划的买卖。普律当丝喜欢多嘴。这些马我还有什么用?把它们卖了还可以省些开销,没有马我日子一样过,还可以省去一些饲养费,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始终不渝的爱情。即使我没有马,没有披肩,没有钻石,你也一定会同样爱我的。”

  这些话讲得泰然自若,我听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但是,我的好玛格丽特,”我深情地紧握着我情妇的手回答说,“你很清楚,你这种牺牲,我总有一天会知道的,那时我怎么受得了。”

  “为什么受不了呢?”

  “因为,亲爱的孩子,我不愿意你因为爱我而牺牲你的首饰,哪怕牺牲一件也不行。我同样也不愿意在你感到为难或者厌烦的时候会想到,如果你跟别人同居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了。我不愿意你因为跟了我而感到有一分钟的遗憾。几天以后,你的马匹、你的钻石和你的披肩都会归还给你,这些东西对你来说就像空气对生命一样是必不可少的。这也许是很可笑的,但是你生活得奢华比生活得朴素更使我心爱。”

  “那么说,你不再爱我了。”

  “你疯了!”

  “如果你爱我的话,你就让我用我的方式来爱你,不然的话,你就只能继续把我看成一个奢侈成性的姑娘,而老觉得不得不给我钱。你羞于接受我对你爱情的表白。你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总有一天要离开我,因此你小心翼翼,唯恐被人疑心,你是对的,我的朋友,但是我原来的希望还不仅于此。”

  玛格丽特动了一下,想站起来,我拉住她对她说:

我希望你幸福,希望你没有什么可以埋怨我的,就这些。”

那么我们就要分手了!”

为什么,玛格丽特?谁能把我们分开?”我大声说道。

你,你不愿让我知道你的景况,你要我保留我的虚荣心来满足你的虚荣心,你想保持我过去的奢侈生活,你想保持我们思想上的差距;你,总之,你不相信我对你的无私的爱情,不相信我愿意和你同甘共苦,有了你这笔财产我们本来可以一起生活得很幸福,但是你宁愿把自己弄得倾家荡产,你这种成见真是太根深蒂固了。你以为我会把你的爱情和车子、首饰相比吗?你以为我会把虚荣当作幸福吗?一个人心中没有爱情的时候可以满足于虚荣,但一旦有了爱情,虚荣就变得庸俗不堪了。你要代我偿清债务,把自己的钱花完,最后你来供养我!就算这样又能维持多长时间呢?两三个月?那时候再依我的办法去生活就太迟了,因为到那时你什么都得听我的,而一个正人君子是不屑于这样干的。现在你每年有八千到一万法郎的年金,有了这些钱我们就能过日子了。我卖掉我多余的东西,每年就会有两千利弗尔的收入。我们去租一套漂漂亮亮的小公寓,两个人住在里面。夏天我们到乡下玩玩,不要住像现在这样的房子,有一间够两个人住的小房间就行了。你无牵无挂,我自由自在,我们年纪还轻,看在上天的份上,阿尔芒,别让我再去过我从前那种迫不得已的生活吧。”

我无法回答,感激和深情的泪水糊住了我的眼睛,我扑在玛格丽特的怀抱之中。

我原来想,”她接着说,“瞒着你把一切都安排好,把我的债还清,叫人把我的新居布置好。到十月份,我们回到巴黎的时候,一切都已就绪;不过既然普律当丝全都告诉你了,那你就得事前同意而不是事后承认……你能爱我到这般地步吗?”

对如此真挚的爱情是不可能拒绝的,我狂热地吻着玛格丽特的手对她说:

我一切都听你的。”


【白河夜船】

作家孙甘露这样评价毛姆:“毛姆是一个经历特别丰富的人,像一个长辈,他写小说开篇的语句可以归纳成一句话:‘我跟你说一下人生吧。’只有英国作家身上才特有这样的东西,这个是英国文学中非常特殊的部分。”

本期关键词:毛姆


1、《月亮和六便士》

作品以法国印象派画家保罗·高更的生平为素材,描述了一个原本平凡的伦敦证券经纪人思特里克兰德,突然着了艺术的魔,抛妻弃子,绝弃了旁人看来优裕美满的生活,奔赴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岛,用圆笔谱写出自己光辉灿烂的生命,把生命的价值全部注入绚烂的画布的故事。

贫穷的纠缠,病魔的折磨他毫不在意,只是后悔从来没有光顾过他的意识。作品表现了天才、个性与物质文明以及现代婚姻、家庭生活之间的矛盾,有着广阔的生命视角,用散发着消毒水味道的手术刀对皮囊包裹下的人性进行了犀利地解剖,混合着看客讪笑的幽默和残忍的目光。


2、《刀锋》

讲述的故事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美国青年拉里因为好友在战争中猝然死亡,而开始向自己的内心展开深刻的追问:既然世间有善,为何恶亦相生?战后,拉里在故乡感受着美国建设一个“宏伟而繁荣的时代”的热潮,却难以置身其间。他执拗地要寻求心中那个让他难以割舍的疑问。他在书籍中发掘,在静思中梳理。为此,他几乎投入了自己全部的精力与热情,甚至解除了与恋人伊莎贝尔的婚约。之后远遁法国,再后,开始周游世界。在印度,他从东方的《奥义书》踏上了心灵自我完善之路。


3、《人生的枷锁》

本书旨在向读者指出,一个人一旦来到世上,就得经历各种各样生活的艰辛——尤其是在青年时期,就得受到种种人生的枷锁,诸如家庭、宗教,金钱等的束缚。小说展示的是一幅。充满恐怖的现实世界”的晦暗西面。画面上形形色色的人物,听凭“命运之神”的驱使,飘忽在“茫茫无尽头的黑暗深渊”之中。小说的基调是低沉的,结论是“生活没有意义,死亡无足轻重。

人世间的种种苦难,正是这个千疮百孔的社会所造成的。小说中主人公菲利普最后省悟出的人生“真谛”,实际上也就是作家自己审视了人生、社会之后所得出的结论:生活毫无意义,也不可能改变成另一个样子。只有摒弃人生的幻想,挣脱精神上的枷锁,才能成为无所追求、无所迷恋的自由人。显而易见,毛姆之所以选定“人生的枷锁”作为小说的标题,其用意也就在于此。


4、《叶之震颤》

《叶之震颤》是毛姆唯一短篇故事集,极为经典,奠定了他作为短篇小说家的地位。只有在不受约束的环境中,才能看见人性真正的面目。打开本书仿佛打开六罐不同风味的热带水果罐头,在浓郁的异国风情之下,渗透出不同的人生滋味。

这本毛姆的短篇故事集收录了他创作的6个发生在南太平洋小岛上的故事,奠定了他作为短篇小说家的地位。

一个不被人理解的统治者,一个生活在过去的船长,一个不想回家的未婚夫,一个被爱情杀死的水手,一个关于信任与出轨的故事,一个结局神逆转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让人欲罢不能。


【唯愿风雨吉】

脚步声越来越近,林处辞站在书架旁一动也不敢动,刺骨的凉意从脚底一路蹿至头顶。如果许昌海进来就全完了,顾綮已然不受信任,他若又在这种关头被发现潜入许昌海办公室,那“零号文件”任务肯定要失败了。

林处辞的心脏随着脚步声的清晰迫近愈发快速地跳动着,高度紧张甚至导致瞬间窒息。他此刻脑子短路无法思考,已经在考虑说一切都是他陷害顾綮的许昌海会不会相信,能不能保住顾綮继续留在76号潜伏?

哎老许,你怎么还没走啊?”

就在许昌海伸手触上机关的前一秒,顾綮突然推门进来了。他拎着件西装外套,大剌剌往沙发上一坐,自顾自地给自己倒了杯水,又一口喷了。

我说您这是委屈谁呢,这茶又凉又苦的你也能喝?我可受不住。”

许昌海收回手来,眉头紧锁,死死地盯着顾綮,而后一步一步从书架旁回到桌前。他目光紧锁着顾綮半分不移,沉着一张脸,已不愿在这些场面话上周旋。

这么晚了,你在这儿干什么?”

顾綮扬了扬手里的西服,一副败兴的样子。

我这不是去百乐门找小蝶嘛,让个不长眼的醉鬼洒了我一身酒,想回来换一件,瞧见您这儿开着灯就过来了。怎么,大晚上的搁这儿不回家干什么呢?”

许昌海没说话,反而慢条斯理地重新冲了一壶茶,茶叶彻底泡软的时候,他走到顾綮身边坐下,把茶壶搁在了他面前。

我不委屈你,你自己说。”

期间他一直盯着顾綮的眼睛,仿佛要从其中窥探出什么端倪来。可顾綮大大方方任他看,半点异样也无,反而乐呵呵地给自己倒了杯水,凑到嘴边又停下了。

说什么?怎么,还要了解我的休假生活?”

顾綮,我跟你从来都不玩虚的。”许昌海严词厉色,“你是聪明人,这阵子发生了什么你我心里都清楚,不用再跟我明里一套暗里一套……”

许昌海顿了一顿,目光缓缓落在那顶台灯上。

我们还是有几分交情的,你自己交代,我不愿弄得太难看。”

闻言顾綮突然笑起来,倒在沙发上捂着肚子笑得实实在在,然后他直起身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表情一分一分的冷却下来。

老许,咱俩是有交情,可我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这话说的不明不白,让我交代什么啊?”

顾綮!”

密室外面剑拔弩张,密室里面林处辞心中既懊悔又焦急,不敢发出丝毫声音,几乎要将手心掐出血印。外面的交谈一字不落地传到他耳朵里,许昌海这老狐狸似乎也是怕泄露机密文件,对待顾綮格外咄咄逼人。

林处辞强迫自己忽略外面的声音,开始轻手轻脚在密室里寻找钥匙。可许昌海气急暴怒的声音还一遍遍在他耳边回响,师哥又在紧要关头救了他一回。

他掐了自己一把,把矫情无用的泪水憋回去,小心翻着可能藏钥匙的地方,直到外面一道关门声响起,他静静听着,再没有一丝声响了,才如泄尽了力气一般蹲在地上。

师哥会怎么样?总不会像上次那样刑讯室里再走一遭了吧,他伤还没好,万万遭受不起那样的折磨了。

翌日清早,林处辞就赶往了顾綮那里,他把昨晚的发现同顾綮一一交代,面色中不无担忧。

师哥,昨晚你怎么……”

我半道上就跟着你了,没发现?你进去以后我在楼下等了一会,看到许昌海开车进来,怕你自己应付不过来。”顾綮笑了一下,不甚在意的样子,“当务之急是找到钥匙,其他一切都不必在意。不论里面是不是零号文件,都肯定会是一份保密级别极高的文件,这次你做的很好。”

林处辞知道此刻后悔担心皆是无用,只把感激埋在心里,分析目前的情况。

钥匙很有可能藏在许昌海办公室里,不然昨晚他不会那么紧张和失态。”

顾綮眼睛一眯,忽然想起许昌海昨晚下意识对某个地方的频频关注,他平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应是心里焦急难以遮掩。

再想潜入他那里是不太可能了,现在只能由我来坐实这个嫌疑,引导他们转移注意力,你才可能有机会。”

不行,你不能再这样冒险了,真的会没命的!”

就这么定了,他应该不认为我会冒着暴露的危险再出手,趁着他还没有转移文件,我尽快再去一回。他怀疑着我确认了我,就没有旁的心思猜忌别人了。”顾綮这回没打算同他商量,他斩钉截铁道,“他这几年精力已然不再充沛,他得有人可用,你到时候赶紧顶上,我若彻底暴露,就必须让他完完全全信任你。”

林处辞望着顾綮的眼睛,从他瞳孔里看到几乎要被仇恨和不甘逼疯的自己,他压着情绪摇摇头,片刻后愤然离去。卧底不能以感情做决定,利益最大化,损失最小化,这是他们要考虑的全部,他也想保身边人的平安,甚至也想轰轰烈烈牺牲自己,但这个躲在师哥背后偷生的人他必须去做,因为他知道这是最优解。

而顾綮立于原地,他环顾四周片刻,随后目光落在了那身军装上。世人只知他顾綮是76号名声响亮的分队长、上海城出了名的汉奸、各路地下分子卯足了劲暗杀的对象,却不知他每日在泥淖里摸爬滚打如履薄冰,不知他也曾三言两语点燃芸芸众生的爱国志气,也曾满腔豪情,欲以一己头颅热血精忠报国。

如今他终于要脱下伪政府给予他的这副枷锁,他终于能坦坦荡荡地面对每一个被战争的炮火荼毒的人民,也许他身后还有痛恨唾骂,或者哀痛惋惜,至少他坚持了那个身着军装庄严宣誓的自己。他还是那个扬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优秀学生代表,是那个国民党员中最年轻最优秀的少校,他会带着他一生的荣耀,用生命见证祖国的回归。

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黎明前的黑暗终将逝去,破晓的曙光终会来临。



播音主持:井雪雯 王 莉 刘泽平 尹青青

责任审核:陈 佳

责任编辑:战绶清 孙梦婕 赵元昕

实习编辑:管 博 贾博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