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广播台  下午时光
2019-12-14 书生六记

发布者:王昊发布时间:2019-12-17浏览次数:10


书生六记第十三期


【郎艳独绝】

《踏莎行》周紫芝

情似游丝,人如飞絮,泪珠阁定空相觑。

一溪烟柳万丝垂,无因系得兰舟住。

雁过斜阳,草迷烟渚,如今已是愁无数。

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过得今宵去。


本词是一首精彩的送别诗。起句直叙离情,并抓住别时的两种物象作比喻。“游丝”、“飞絮”作比,在古代诗词中是最常见的,并不新鲜。但本词使之构成一对内涵相关的意象,并涵而

露地点出季节,交待送留之情事。笔墨省约,比喻新颖,言简意丰,令人叫绝。“一溪”两句埋怨柳丝长不能拴住兰舟,悖理而入情,同时又巧妙地点出送别地点与行人所用的工具。一对恋人在绿柳垂丝,柳絮飞舞的春光中,在水边依依惜别的情境生动地凸现在读者的面前。

下片也很精彩,妙在含蓄。过片仍写居者行人走后的凄怆情怀。“雁过斜阳,草迷烟渚”,这是“兰舟”去后所见之景,正是为了引出、烘托“如今已是愁无数”。这里景物所起的作用与上文又略不相同。上片写伤别,下片写愁思,其间又能留下一些让人想象、咀嚼的空白,可谓不断不粘、意绪相贯。


【三枕黄粱】

《月亮和六便士》这部小说问世后,以情节入胜、文字深刻在文坛轰动一时。《月亮和六便士》的情节取材于法国后印象派画家高更的生平,主人公查理斯·思特里克兰德原是位证券经纪人,人届中年后突然响应内心的呼唤,舍弃一切到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岛与土著人一起生活,获得灵感,创作出许多艺术杰作。毛姆在小说中深入探讨了生活和艺术两者的矛盾和相互作用。小说所揭示的逃避现实的主题,与西方许多人的追求相吻合,成为20世纪的流行小说。题目中的六便士是当时英国货币的最小单位,有个朋友跟毛姆开玩笑说,人们在仰望月亮时常常忘了脚下的六便士。因此,月亮代表高高在上的理想,六便士则是现实的代表。

旅途中,我仔细考虑了一下这次去巴黎的差事,不觉又有些疑虑。现在我的眼睛已经看不到思特里克兰德太太一副痛楚不堪的样子,好象能够更冷静地考虑这件事了。我在思特里克兰德太太的举动里发现一些矛盾,感到疑惑

解。她非常不幸,但是为了激起我的同情心,她也很会把她的不幸表演给我看。她显然准备要大哭一场,因为她预备好大量的手帕;她这种深思远虑虽然使我佩服,可是如今回想起来,她的眼泪的感人力量却不免减低了。我看不透她要自己丈夫回来是因为爱他呢,还是因为怕别人议论是非;我还怀疑使她肠断心伤的失恋之痛是否也搀杂着虚荣心受到损害的悲伤;这种疑心也使我很惶惑。我那时还不了解人性多么矛盾,我不知道真挚中含有多少做作,高尚中蕴藏着多少卑鄙,或者,即使在邪恶里也找得着美德。
  但是我这次到巴黎去是带着一定冒险成分的,当我离目的地越来越近的时候,我的情绪也逐渐高起来。我也从做戏的角度看待自己,对我扮演的这个角色——一个受人衷心相托的朋友把误入歧途的丈夫带回给宽恕的妻子。我决定第二天晚上再去找思特里克兰德,因为我本能地觉得,必须细致盘算,并选定这一时间。如果想从感情上说动一个人,在午饭以前是很少会成功的。在那些年代里,我自己就常常遐想一些爱情的事,但是只有吃过晚茶后我才能幻想美好婚姻的幸福。

  我在自己落脚的旅馆打听了一个查理斯
·思特里克兰德住的地方。他住的那家旅馆名叫比利时旅馆。我很奇怪,看门人竟没听说过这个地方。我从思特里克兰德太太那里听说,这家旅馆很大、很阔气,坐落在利渥里路后边。我们查了一下旅馆商号指南。叫这个名字的旅馆只有一家,在摩纳路。这不是有钱人居住的地区,甚至不是一个体面的地方。我摇了摇头。
  “绝对不是这一家。”我说。

  看门人耸了耸肩膀。巴黎再没有另一家叫这个名字的旅馆了。我想起来,思特里克兰德本来是不想叫别人知道他行踪的。他给他的合股人这个地址也许是在同他开玩笑。不知道为什么,我暗想这很合思特里克兰德的幽默感,把一个怒气冲冲的证券交易人骗到巴黎一条下流街道上的很不名誉的房子里去,出尽洋相。虽然如此,我觉得我还是得去看一看。第二天六点钟左右我叫了一辆马车,到了摩纳街。我在街角上把车打发掉,我想我还是步行到旅馆,先在外面看看再进去。这一条街两旁都是为穷人开设的小店铺,路走了一半,在我拐进来的左面,就是比利时旅馆。我自己住的是一家普普通通的旅馆,可是同这家旅馆比起来简直宏伟极了。这是一座破烂的小楼,多年没有粉刷过,龌龌龊龊,相形之下,两边的房子倒显得又干净又整齐。肮脏的窗子全部关着。思特里克兰德同那位勾引他丢弃了名誉和职责的美女显然不会在这样一个地方寻欢作乐,享受他们罪恶而豪华的生活。我非常恼火,觉得自己分明是被耍弄了。我差一点连问都不问就扭头而去。我走进去只是为了事后好向思特里克兰德太太交待,告诉她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白河夜船】

1、《城与城》英国作家米耶维著

贝歇尔是欧洲一座位处于边缘地带的城市,那里发生了一起谋杀案,死者是一位女士。随着调查的进展,重案组探员泰德意外发现,案情并不寻常,隐藏着一个惊天大阴谋。在与贝歇尔平行的另一座城市里,地下社团正试图将两个城市合二为一。

为了查明真相,阻止这种行为,泰德只身前往那座城市。这是一次特殊的旅行,为了适应陌生的环境,泰德必须调整自己的心理与视角,独自对抗两座城之间的神秘势力。


2《发条女孩》美国作家保罗著

在未来世界,由于人类滥用基因改良技术,天然的动植物几乎从地球上绝迹,疾病横行,整个世界犹如末世。

生存条件远比人类更为恶劣的,是一群基因改造的新人类。他们被人类视为毫无灵魂的存在甚至魔鬼。许多新人类沦落为奴隶、士兵甚至富人的玩物。动作卡顿却异常美丽的发条女孩惠美子,就是新人类。她被制造出来,从小接受训练,绝对服从主人,却被遗弃在曼谷街头。在沦为蛮荒世界的泰国,流落色情酒吧的发条女孩惠美子、肩负特殊任务的安德森、冷面女人坎雅、黄卡难民浩森,各怀秘密的几人命运交织在一起,引发一系列蝴蝶效应,世界的未来就此改变,能毁灭人类的,从来只有人类自己。


3、《彩虹尽头》美国作家费诺著

现代科技让植物人华裔诗人罗伯特重获新生,一个全新的、被高科技网络技术彻底改变的世界,呈现在他眼前。这个世界看似发达、安定、祥和,但邪恶依然存在,他们掌握了一种生物脑控武器,能够控制人们的思想,让人们无条件服从。而对新世界一无所知的罗伯特无意中成为了邪恶者的工具,通过他邪恶者可以得到他们所想要的技术。好在罗伯特还有朋友和亲人,在一次反对图书馆升级的运动中,他的孙女与她的朋友们,与罗伯特一起,在阴森的地下生物实验室中,与坏蛋们展开了对决。


4、《天渊 》美国作家费诺著

数千年搜索之后,人类终于发现了外星文明的迹象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商机,于是,散居太空的人类两大集团同时奔赴外星人所在的开关星系,一个集团是漫游星际的自由商团青河人,另一支称为易奠金人青河人的目的是通过贸易实现共同富裕。而易莫金统治者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凶恶的暴君。

由此展开了一场自由与奴役、镇压和反抗的太空史诗开关星系内,战斗与阴谋,背叛与忠诚,两支人类舰队几乎同归于尽,幸存者仍然继续着殊死搏杀与此同时,行星地表的外星种族“蜘蛛人”也在飞速成长一开始,他们对发生在头顶上的太空战争懵然无知,只关注自己小小世界中的“世界大战”然后,蜘蛛人渐渐有所觉察,最后更是积极主动地参加进来,决定自己的命运,成为斗争中举足轻重的一方。


【唯愿风雨吉】

顾綮皱了下眉头,而后展颜笑起来,笑得眼睛都看不见。

我的好师弟,你是非要跟我捆在一起不可了?”

林处辞被他笑得莫名其妙,却仍是点点头,道:“国之不存,身将焉托,我不跟你捆在一起难不成要跟许昌海张绪林捆在一起吗?若不是有更重要的事去做,我早该手刃了许昌海那只老狐狸了。”

顾綮倒了杯酒,递到林处辞手边上,同他碰了下杯子,一抬下巴,自己先干掉了一杯。灯光刺得他眯了下眼,一抹豁出一切的杀意在低头时被轻巧敛去。

诶,你不能喝酒。”林处辞还没来得及阻拦就被顾綮抢了先,他气急,直接将酒杯抢了过来,“听着,现在这个局势还没有一筹莫展,轮不着你在这里借酒浇愁。”

林处辞仰头喝下一杯酒,一抹嘴,“啪”的一声把杯子搁在了桌上,倒比平日里多出些自信的风采。

我一定会拼尽全力,你放心,我现在知道做事须留三分余地,也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已经不会像刚进处里时那样老是犯迷糊了。你可得小心,说不定我哪天就顶了你这个‘刑讯室阎王’的名号。”林处辞开过玩笑,神色认真起来,“师哥,我已经长大了,偶尔……你也可以在我身后歇一歇了。”

顾綮抹了把脸,起身欲走,他罕见地结巴了一回:“我,我锅里煮着面呢,给你盛一碗。”

林处辞不由得笑出声,在顾綮离开后脸色又沉下来。他们这一步棋行险招,处里局势愈发诡谲,一步踏进沼泽里就要泥足深陷,革命前景不甚明朗,他们仍需万分小心。

次日,顾綮便生龙活虎地去了百乐门,大有一副一蹶不振决心天天寻欢作乐的架势,可纵使他伪装的再像,一身伤却是骗不了人的。

顾队,真是稀客。”

小蝶倚在勾栏上抽着女士香烟,楼下是金碧辉煌的大厅,三两个人凑在一起,时不时往他俩这边打量一眼。顾綮不甚在意地理了下袖口,在音乐响起的前一刻冲小蝶颇为绅士地伸出了手。小蝶瞥了一眼,丢掉香烟把手搭过去,跟着顾綮一步步走进舞池,每走一步眼眶就更红一分。

小蝶另一只手搭上顾綮的肩,收拾好情绪,笑眼一弯,又撑起了百乐门的排面。

老帽被你打死了?”

顾綮专心跳舞,只鼻间极轻地露了一声回应。小蝶心里急,面上却不好发作,只得稳住心绪一字一句慢慢询问。

林处辞抓人,你掺和什么,现在你俩是在一条战线上不错,可以后呢?真到抗日胜利那一天,我们同他就是敌人。你们两个本就该你死我活,从来不是唇亡齿寒的关系。”

闻言顾綮脚步一顿,小蝶一个不留神一脚踩了上去。这动静闹得不小,周围不少人都往这边探头探脑,小蝶彻底沉了脸。

你被捕后,可知其他人如何了?”顾綮看过来,她才冷哼一声,继续道,“偌大一个上海城,肯费心费力救你的一只手就数的过来,这些人里,甘愿为你赴死的又有几个?只有我……”

还有一个人,”顾綮打断她,他停下来,牵着小蝶的手往舞池外面走,“但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事情我担下来了,嫌疑我也认了,这件事牵扯越少成功的希望就越大。如果林处辞也被怀疑,那我们拿什么去和许昌海斗?”

上海形势复杂,我本就没想过能有人替我奔走,有一二知己,足矣。”他懒洋洋地倚上露台的栏杆,惬意地眯起了眼睛,“我说,你怎么越活越不如从前了,老帽死了这事就翻篇了,许昌海一时半会儿不会动我,以后小心些就是了,我可受不了你们这些悲观主义,一个个琢磨起来没完没了,不钻牛角尖都算是好的。我被无罪释放了这不是好事吗,何况有个人真心诚意为我奔走,以后当个甩手掌柜不够惬意吗?”

顾綮那边悠闲惬意,林处辞这边处境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今天一整天都在外面奔波,许昌海不放心别人,就把他当骡子使,事事都要他亲力亲为,连张绪林的活儿都被他揽来了。林处辞抹一把汗,悻悻地想,顾綮刚得用那会儿是不是也被这么呼来唤去过,是不是也恨不能分出八个身,挨个儿同那些人事往来。

他从小村次郎那里出来已经很晚,76号理应是没有人了,他正好趁这机会回去一趟。许昌海办公室里熄着灯,林处辞撬了锁偷偷潜进去,皮靴踏上厚重地毯,门在他身后轻轻关上,几乎没发出一点声音。

他快步走到窗边将窗帘悉数拉上,随后拧开了办公桌上的台灯。借着这点光,他依次翻过桌上每一份文件,书架以及上了锁的柜子。他怀疑许昌海就将零号文件藏在自己办公室里,可他翻遍了大大小小所有能藏东西的地方,一点收获也无。林处辞皱紧了眉头,将这几个字翻来覆去地在心里琢磨,或许“零号文件”不是个文件,只是一个代号,或许它保密度极高,加了别的伪装?

突然外面传来脚步声,林处辞忙将周围恢复原样,拧上台灯拉开窗帘,而后飞速地躲向一边。可他不知触碰到了什么机关,关键时刻许昌海摆放收藏品的书架竟缓缓地移动开了。

林处辞顾不得惊喜新发现,他快速迈进去,合上书架,打量起这间密室来。这是一间更大更完备的资料库,比处里那间还要庞大精细许多,但文件归类做得十分仔细,打眼一看就能区分好各自类别。

他挨个看过去,不确定“零号文件”到底被藏在何处,走到尽头时他发现了一个保险柜,上有一个钥匙孔和一个机械密码锁。他仔细看过并记住密码锁现在的位置,附耳贴近锁旁,试验开锁密码。

齿轮平缓严密转动的声音传进他耳朵里,他闭上眼睛在脑中构建着内里机械运转的画面。上学时他就对各种精密仪器颇感兴趣,很是下过一番工夫研究,有时他的解密速度连专业老师都自愧不如,此番可谓是正中下怀。突然有一声略微不同的细响,林处辞转过头,记下第一组密码。

最后一声响起的同时,传来了“咔哒”解锁的声音,林处辞松了口气,把锁拧回最开始的位置。一共三组密码,他默记着,顺时针92,逆时针两圈34,顺时针57,现在只需要拿到钥匙。

他走到书架中间,屏息凝神探听外面的动静,想等人走了他好出去。走动声,倒水声,开抽屉翻阅文件的声音,忽然外间安静下来,片刻后他听得许昌海自言自语一句:“有人进来了。”

林处辞心脏不可抑制地飞速跳动,他揉了揉眉心想让自己冷静下来。所有东西都恢复原位,灯也关了,门也锁了,窗帘也拉开了,到底是什么让他断定有人进来了?林处辞左思右想,忽然心里咯噔一声。坏了,是台灯,台灯亮了许久,热度还未散尽,许昌海应是进门开了大灯,刚刚才想打开台灯,发现温度不正常了。

他环顾密室,并未找到合适的藏身之处,然而许昌海也没准备给他反应的机会,脚步声已经向他方才碰到机关的方向移去。




播音主持:金瑞鑫 刘 璇 相鑫淼

责任编辑:赵元昕 战绶清 孙梦婕

责任审核:魏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