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广播台  下午时光
2019-12-07 书生六记

发布者:王昊发布时间:2019-12-08浏览次数:10


书生六记


【郎艳独绝】

《野歌》李贺

鸦翎羽箭山桑弓,仰天射落衔芦鸿。

麻衣黑肥冲北风,带酒日晚歌田中。

男儿屈穷心不穷,枯荣不等嗔天公。

寒风又变为春柳,条条看即烟濛濛。


《野歌》在李贺的诗作中别具一格。整首诗扣题叙事,前四句叙事,后四句抒怀。叙事之中有援箭引弓、仰天射鸿、肥衣冲风、饮酒高歌的形象描写,有箭飞弦响、大雁哀鸣、北风呼啸、诗人高歌繁多声响的奏鸣渲染。抒怀之时有感叹不遇、不甘沉沦的内心表白,有寒风变春柳、枯柳笼轻烟的艺术遐思。叙事之中以形象的描写、声响的渲染抒泄身受压抑、才志不得伸展的强烈愤激,抒怀之时以内心的独白、艺术的遐思表达出乐观、自勉之情。愤激之中呈现出狂放、豪迈、洒脱的形象,自勉之时犹见积极用世、奋发有为之志。这样,诗人受压抑但并不沉沦,虽愤激犹能自勉的情怀充溢在诗的字里行间,让人读来为之欣慰和感奋。


【三枕黄粱】

《战争与和平》是俄国作家托尔斯泰创作的长篇小说。该作以1812年的卫国战争为中心,反映从18051820年间的重大历史事件。作者将"战争""和平"的两种生活、两条线索交叉描写,构成一部百科全书式的壮阔史诗。《战争与和平》的基本主题是肯定这次战争中俄国人民正义的抵抗行动,赞扬俄国人民在战争中表现出来的爱国热情和英雄主义。

罗斯托夫不记得也不觉得,他是怎样跑至原处并且骑上战马的。他因为没有参加战斗而产生的遗憾、他在看腻了的人们中间产生的枯燥情绪霎时间消失殆尽,一切只顾自己的想法也转瞬间消逝了。一种因为国王行将驾临而产生的幸福之感几乎把他吞没了。他觉得他消磨了当天的时光,而仅因国王行将驾临而获得抵偿。他觉得非常幸福,就像个情夫等到了期待已久的约会似的。他不敢在队列中环顾,虽然他并未左顾右盼,而他却以狂欢的嗅觉闻到了他的驾临。他所以具有这样的感觉,不仅仅因为他听见渐渐驰近的骑行者的得得的马蹄声,而且因为随着国王的驾临,他的四遭显得更加亮堂,更加欢快,更加富有重大意义,而且更加带有节日的气氛。罗斯托夫心目中的这轮太阳离他越来越近,它在自己的四周放射出温和的壮丽的光芒,他终于觉得他自己已被这种光芒笼罩住了,他听见国王的声音,这种既温和而又平静,既庄严而又纯朴的声音。正与罗斯托夫的预感相符合,死一般的沉寂降临了,并且在这一片沉寂中可以听见国王的声音。

  “是保罗格勒兵团的骠骑兵吗?”他疑惑地说。

  “陛下,是后备队啊!”可以听见某人回答的语声。

  国王走到罗斯托夫附近的地方,停止脚步了。亚历山大的气色比三天前检阅时更加好看。这张面孔焕发着欢乐的青春的光辉,这种纯洁无瑕的青春的光辉使人想起一个年方十四岁的儿童爱玩爱闹的样子,而这毕竟还是一个庄严的皇帝的面孔。皇帝的眼睛偶而打量骑兵连,他的目光和罗斯托夫的目光相遇了,充其量凝视了两秒钟。国王明了罗斯托夫的心态,但他用那蔚蓝色的眼睛朝罗斯托夫的面孔看了两秒钟左右。后来他忽然扬起双眉,用左腿猛然踢了一下战马,向前奔驰起来。

  年青的皇帝按捺不住,他很想参加战斗,不顾廷臣的一再进谏,十二点钟离开了他所殿后的第三纵队,向后卫部队疾驰而去。在几名副官尚未追上骠骑兵之际,他们便带着战斗顺利结束的消息来迎接国王。

  这次仅仅俘获一个法军骑兵连的战役,被认为是击溃法军的一次辉煌的胜利,因此国君和全军,尤其是在战场上的硝烟尚未消散的时候,都深信法军败北,不得不撤退。国王走过之后几分钟内,他们要求保罗格勒兵团的骑兵营向前推进。在维绍——德意志的小市镇,罗斯托夫又一次看见国王。国王到达前,市镇广场上发生过相当猛烈的对射,那里躺着几具来不及运走的尸体和几个伤兵。国王被一群文武侍从簇拥着,他骑着一匹和阅兵时所骑的不同的英国式的枣红色母马,他侧着身子,用那优美的姿势执着单目眼镜,把它举到眼前,不停地望着那个匍匐于地、未戴高筒军帽、头上鲜血淋漓的士兵。这个伤兵非常邋遢、粗野、可恶,他置身于国王附近,这使罗斯托夫深感委屈。罗斯托夫看见国王的微微向前弯下的肩头颤栗了一下,仿佛打了个寒噤。一名副官下了马,搀扶起这个士兵,把他放在他面前的担架上,士兵呻吟起来了。

  “静一点,静一点,难道不能安静一点么?”国王看起来比这个士兵更难受,于是骑马走开了。

  罗斯托夫看见国王的眼睛里噙满着泪水,并听见他在走开的时候,用法国话对恰尔托里日斯基说:

战争是一件多么可怖的事啊,多么可怖的事啊!”


【白河夜船】

杨绛先生说过这么一句话,“年轻的时候以为不读书不足以了解人生,直到后来才发现如果不了解人生,是读不懂书的。读书的意义大概就是用生活所感去读书,用读书所得去生活吧。”

本期关键词:心理学


1.《梦的解析》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该书通过对梦的剖析,提出“潜意识”与“俄狄浦斯情结”等重要概念,标志着精神分析体系的正式建立,深刻影响了人类看待自我和世界的方式,与《天体运行论》《物种起源》并称思想史上三大里程碑,是无法回避的基石巨著。


  1. 《精神分析引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1915
    1916年,弗洛伊德在维也纳大学为非专业人士开设了一门心理学讲座,《精神分析引论》忠实地收录了当时的讲稿,并由弗洛伊德润色而成。全书包含了弗洛伊德最主要的学说:失误、性、梦、潜意识,带领无数人走进心理学的世界,是一百年来了解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说的经典读本。


3.
《自控力》凯利麦格尼格尔
  
麦格尼格尔吸收了心理学、神经学和经济学等学科的最新洞见,为斯坦福大学开设了一门叫做“意志力科学”的课程。这门课程就是《自控力》一书的基础。该书为读者提供了清晰的框架,讲述了什么是白控力,自控力如何发生作用,以及为何自控力如此重要。


4.
《我们内心的冲突》卡伦·霍妮
社会心理学先驱卡伦·霍妮始终相信“只要我们活着,所有人都有能力改变白己,甚至是从根本上改变自己”,尤其是那些想要了解自己、没有放弃成长和奋斗的人。这部大师级的著作用简明的语言,清晰的逻辑,深刻剖析了冲突的根源,还提供了自我疗愈、化解焦虑、解决冲突的切实办法。


【唯愿风雨吉】

街边一进的院子很多,不算隐蔽,却也不引人注目,76号的几辆车停在门口,把前后出路都堵得水泄不通。这年头流弹

长眼,没人敢提着脑袋出来看热闹,都关严了门窗躲在家里,整条街出奇的肃静萧瑟。

林处辞带队进了院子,顾綮慢慢悠悠缀在队伍最后头,点了根烟叼在嘴里,眉头不自觉的紧皱着。他扫了一眼搜出来的文件,没什么重要的,小蝶和林处辞行事滴水不漏,把所有跟他相关的东西都清了出去,连同这个与他有竞争关系的同僚,老帽。

里面传来了打斗声和枪声,这声音他很熟悉,每次有人拒捕都是这样的声音,最后也不过都是被他抓回去。但这次不一样,老帽一心想把他搞下去,绝不能被活着带走。顾綮掏出枪来上了膛,林处辞也举枪瞄准,手指扣上了扳机。

砰的一声,老帽带着眉心的血洞倒在地上,血溅了一地。这一枪的后坐力很小,但好像还是牵到了顾綮右肩的伤口,他举枪愣了两三秒,好像眼圈有点红了。

林处辞向他的方向走了半步,又停下收了枪,指挥人把尸体和文件带回处里。他忽然明白了顾綮的意思,顾綮已经无法再取得许昌海等人完全的信任,不如干脆揽下所有的嫌疑,把林处辞干干净净摘出去。

两人再没有进行任何交流,他们分车回到76号,顾綮回了他的办公室,林处辞去找许昌海汇报工作。

死了?”许昌海在窗边来回踱步,不可置信似的又重复了两遍,“被顾綮打死的?他主动要求跟你一起去抓人,然后把老帽打死了?”

林处辞重新戴了戴帽子,环顾着这间处长办公室。散布着纸张的桌子,没扣上盖的钢笔,摆着各种文件夹的书架,还有老奸巨猾的许昌海。

我也不太明白,可能顾队长对他太过恨之入骨了吧,毕竟我听说顾队长从前抓捕嫌犯还未有过失手将人打死的事。”

许昌海摩挲着手上的戒指,突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顾綮的伤怎么样了?”

还没怎么处理,我待会去看看他,省得他又逞强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

好,顾綮这段时间需要好好休息,他毕竟是你师哥,你还得多照顾照顾。”

我会的。”

林处辞关了门,靠在墙边站着,他用短短几天时间理解了顾綮这几年的变化,有些迫于无奈的虚与委蛇在身上待久了就会潜移默化成为自己的一部分。这不是人为能控制的,但总要有些东西支撑自己坚持下去,把骨血和惯性的姿态区分开,比如信仰,比如赤子之心。

他推开顾綮办公室的门,顾綮在窗边迎光而立,没有回头。林处辞意识到顾綮也许早没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但还没有完全磨平一身的棱角,他好像在刻意保存一些自己的戾气,他需要这些危急时刻中下意识迸发的锋芒,来提醒自己年轻气盛时许下的豪情壮志,他怕在这条无人同行的夜路上走失了方向。

林处辞大多时候带着一种干净、清澈的学生气,可现实让他变得愈发八面玲珑,开始时时刻刻琢磨着下一步计划。而直到这时候,他才发现,当年那个几乎倔强到偏执的顾綮,现如今也并不是一丝痕迹也无的,他肩负着常人无法想象的重任,生生把自己架在了刀尖炮口,退一步是万丈悬崖,可进一步又犹如登天。

师哥,”林处辞清了清嗓子,目光落在自己身前的一小块地面上,他隐忍着那些即将喷涌而出的情绪,于再三翻涌的五味杂陈里冒出头来,“小蝶她还在等着你,你不能……”

不能怎么?”顾綮回过头来,嘴角勾着似有还无的一抹笑,“不能暴露自己,不能这么激进,还是不能死?”他偏回头去继续瞧着窗外,楼下一辆汽车缓缓开过来,几个人簇拥着一名日本军官进了76号。

现在这局势,不是你们救我出来就能万事大吉的。接下来的每一步都至关重要,绝不允许出任何差错。”顾綮敛了神色,目光中皆是对家国罹难的愤恨,对外国侵略者以及出卖国家卖主求荣的走狗们的不齿,“老狐狸已经不会再信任我了,你是想两个都搭进去还是只牺牲我一个?”

林处辞红了眼眶,急切地往前走了半步:“可是你会死。”

倘若牺牲我一个能换取重要的战略情报,何乐而不为?何况世事难料,你怎么知道你师哥是不是有九条命。”

顾綮收回目光,敲了敲玻璃:“估计是小村次郎来了,许昌海很快就会通知我们过去,回你那里待着去,没事不要到处乱跑。”

果不其然,林处辞刚回办公室没多久许昌海就差了人来,他匆匆赶到许昌海那里的时候,顾綮已经在里面了。林处辞脚步一顿,片刻里目光在三人身上来回打量,随后他整了整衣襟,郑重地敲了敲门。

许处,顾队,这位是?”

林处辞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他彬彬有礼地一欠身,冲一身军装正襟危坐的小村次郎点了下头。许昌海脸含笑意地给他介绍:“这是小村少将,日后你们该是会有不少工作上的接触,过来打个招呼。”

林处辞依言过去打了招呼,而后才同顾綮坐到了一处去。有外人在,顾綮多少收敛了些,一身痞气被他藏得干干净净,纽扣也一丝不苟地扣到了风纪扣上面一颗。

当顾綮正经要做点什么的时候,总是会透露出一种别样的专注来。此时他手里正拿着份报纸,坐在小村次郎对面,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笔。他戴了副平光眼镜遮挡眼角的淤青,镜片在阳光下折射出一点光芒,有些晃眼,又有些温暖。

我理应是避嫌的,不过老许不避着我,我就在这说了。”顾綮抬起头来,冲林处辞露出一个笑,仗着小村次郎听不懂中国话,用的照旧是那副欠揍的口吻,“该交接的工作我会全部安排妥当,还归我管的也绝对不会应付。”

他说完,紧接着又冲小村次郎点了下头,用流利的日文向对方表达了诚意。

上次遇险,小村少将没因为保护不周而怀疑或者是怪罪我,顾某感激不尽。”他话音一顿,看了坐在一旁的林处辞一眼才又继续道,“林队长各方面都很优秀,您不要因为换了二队队长而觉得我们是有所怠慢,事实上,这是处里再三考虑才做出的决定,希望你们日后合作愉快。”

小村次郎冲顾綮点了下头,而后把目光投向林处辞。

期待与林队长的合作。”

林处辞赔着笑,在一众虚伪的试探里向前倾了倾身,拎起茶壶给小村次郎面前的杯子里添了水,又坐了回来。

林某定全力以赴,不辜负许处和师哥的期望,也绝不会让小村少将失望。”

这边应付完后天都已经黑了,许昌海派了司机送顾綮回家,美其名曰是体恤下属关怀伤员。林处辞想起许昌海的嘱咐,硬着头皮蹭了一回伤员的车,跟着顾綮一道去了他家里。

师哥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明里暗里我已经把所有权限内的文件资料全部翻阅了一遍,”林处辞遗憾地摇了摇头,“并没有找到任何与这次行动相关的文件。”

预料到了,老狐狸时时刻刻都防着人,年纪大了就愈发的惜命,他现在已经谁都不信了。”

那我们该如何取得零号文件?我知道,你也在找它。”

林处辞明白,这四个字一出口,他和顾綮之间最后的一层隔阂也被他亲手捅破了。两党的目标不谋而合,此刻他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奔向同一个终点。



播音主持:井雪雯 王 莉 刘泽平 尹青青

责任审核:陈 佳

责任编辑:战绶清 孙梦婕 赵元昕

实习编辑:管 博 贾博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