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广播台  下午时光
2019-11-30 书生六记

发布者:王昊发布时间:2019-12-01浏览次数:10


书生六记第十一期


【郎艳独绝】

《鹧鸪天》范成大

休舞银貂小契丹,满堂宾客尽关山。

从今嫋嫋盈盈处,谁复端端正正看。

模泪易,写愁难。潇湘江上竹枝斑。

碧云日暮无书寄,寥落烟中一雁寒。


此词为别筵而作。两年前,作者来广西兼任知府,与僚属、幕士关系甚洽,离别时,他们一再为之饯行,一直送到湖南地界。《鹧鸪天》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写的。

模泪易,写愁难,潇湘江上竹枝斑。”这里意思是:表现流泪是容易的,把愁充分地表现出来就很难了。刘禹锡的《潇湘神》写道:“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这里用湘妃泪洒斑竹典故,表现了离别时难以言状的痛苦。用这个典故,也切合将来的行程,暗示舟行潇湘时也会有这样的相思之苦。“碧云日暮无书寄,寥落烟中一雁寒。”这是写别后的相思。“碧云日暮”化用江淹《拟休上人怨别》:“日暮碧云合,佳人殊未来。”这两句是说,日后我在寂寞的旅途中想念你们而得不到你们的书信时,大概只能空对那横空的孤雁了。最后一句亦兴亦比,很有意境;途中景况的苍茫、清寒,正映见心境的迷惘、冷寂。“一雁”既表示来书的渺茫,又比喻自己的形影相单。作者下片写愁并不直写愁的具体情况如何如何,而是通过典故、景象去暗示、去渲染,启发读者的想象力,这个“愁”就变得更具体可感了。


【三枕黄粱】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长篇小说。该小说由两个似乎完全不相干的故事情节组成,两条情节交叉平行地展开。单数二十章为“冷酷仙境”,双数二十章为“世界尽头”,该小说的两部分分别讲述自我的失落和追寻。两个世界既互相独立又相互联接,在细节处遥相呼应。

不久,秋光杳然逝去。一天早晨睁眼醒来,但见秋天已经完结。天空已不复见金秋那潇洒飘逸的云影,而代之以阴晦厚重的云层。那云层俨然带来的信的使者从北大山顶探出头来。对镇子来说,秋天是令人心情怡然的美的天使,可惜其逗留时间过于短暂,而其动身起程又过于猝然。

秋天远逝之后,有一段为时不长的空白。那空白很奇妙,静静的,既不似秋天又不同于冬日。包裹兽体的金毛渐渐失去光泽,恰如被漂白过一般明显泛起白色,告诉人们寒冬即将来临。所有生物所有事象都为抵御冰雪季节而缩起脖颈,绷紧身体。冬天的预感犹若肉眼看不见的薄膜覆盖着全镇,就连风的奏鸣、草木的摇曳、夜的静谧和人们的足音都仿佛蕴含某种暗示滞重而陌生。甚至原来使我感到心旷神怡的河中沙洲的琤琮声,也不再抚慰我的心灵。一切一切都为保全自己而紧紧闭起外壳,而开始带有一种完结性。对它们来说,冬天是不同于任何其他季节的季节。小鸟的鸣啭也变得短促变得尖锐,时而惟见其拍动的双翅摇颤着这冰冷冷的空白。

今年冬天怕是要冷得特殊,”老大校道,“一望云形就晓得。喏,你看。”老人把我领到窗边,指着压在北大山的又黑又厚的云层说,“以往每到这一时节,北大山就有预示冬日来临的云片出现。它好比先头部队,我们可以根据当时云的形状来预测冬天寒冷的程度。若是呆板扳平展展的云,说明是温暖的冬季;越厚则冬天越冷。而最糟糕的是状如大鹏展翅的云。有它出现,冬天肯定冷得滴水成冰。就是那种云!”

我眯缝起眼睛望着北大山的上空。尽管有些迷离,但还是能辨出老人所说的云形。云片横向拉长,足以遮蔽北大山的两端。中间则如山一样翼然膨胀开来,形状确实很像老人说的大鹏展翅。那是一只飞越山顶而来的不吉利的灰色巨鸟。

滴水成冰的冬天五六十年才有一次。”大校说,“对了,你恐怕没有大衣吧。”

嗯,没有。”我说。我有的只是进镇时发给的不很厚的棉衣。

老人打开立柜,从中拽出一件藏青色军大衣递到我手中。大衣重如石头,粗羊毛直扎皮肤。

重是重了点,总比没有强。是近来专为你搞来的。但愿大小合适。”

我把胳膊伸进衣袖。肩部有点宽。真不习惯,重得真可以使人东倒西歪。不过看来还算合身。况且正如老人所言,总比没有强。我道了谢。

你还在绘地图?”老大校问。

嗯,”我说,“还剩有几部分,可能的话,想把它最后绘完。好容易绘到这个地步。”

绘地图倒没什么要紧。那是你的自由,又不妨碍别人。不过,不是我说话不中听,冬天来到后不要出远门,不可离开人家附近。尤其像今年这么严寒的冬天,怎么小心都不为过分。这里虽说地方不大,但冬天里有许多你不知道的危险地带。绘地图要等明年春天再动手完成。”

明白了。”我说,“可冬天要什么时候开始呢?”

下雪。飘过一片雪花冬天就算开始。而河中河洲的积雪化尽之时,便是冬天结束之日。”


【白河夜船】

1、《流浪的星星》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著

《流浪的星星》讲了一个犹太小女孩大半生的人生经历。故事的开端发生在1943年法国尼斯后方的一个被意大利管辖的犹太人聚居区。小女孩艾斯苔尔在父母的照顾下幸福地生活着,可战争却把这一切的宁静打碎,作为犹太人的艾斯苔尔,为了活下去,必须离开马上要被德国人控制的家园。于是,曾经灿烂的阳光,叮咚的小溪,碧蓝的天空都不见了,离别、疲惫、绝望成了艾斯苔尔生命的主题。

作者诗化地将以色列比作为人间的伊甸园,没有战火硝烟,没有种族歧视,弥漫着和平气息,充满人间关爱。但当艰难和阻挠过后,艾斯苔尔也开始怀疑这梦想中的精神家园到底是不是存在。当她们抵达圣城,发现这个城市仍处在战乱之中,灰尘四起,喷泉枯涸。这与曾支撑他们走下去的精神家园,那个想象中的“光明之城”,有着天壤之别。


2、《我的天才女友》意大利作家费兰特著

《我的天才女友》是费兰特“那不勒斯四部曲”的第一部,讲述两个女主人公莉拉和埃莱娜的少女时代。故事一开始,已经功成名就的埃莱娜接到莉拉儿子里诺的电话,说他母亲彻底消失了。埃莱娜想起莉拉对自己命运的预言,于是她写下她们一生的故事。莉拉和埃莱娜一起成长于那不勒斯一个破败的社区,从小形影不离,彼此信赖,但又都视对方为自己隐秘的镜子,暗暗角力。

莉拉聪明,漂亮,她可以毫不畏惧地和欺凌自己的男生对质,也可以去找人人惧怕的卡拉奇要回被他夺走的玩具,埃莱娜既羡慕莉拉的学习天赋和超人的决断力,又一直暗暗模仿莉拉。家人不支持莉拉继续求学,因此她到父亲和兄长苦苦维持的修鞋店帮工,又面临几个纨绔子弟的追求。埃莱娜则怀着对朋友的关爱、嫉妒和理解,独自继续学业,却始终无法面对和莉拉竞争的失落。


3、《学游泳》英国作家斯威夫特著

《学游泳》这部作者唯一出版的短篇小说集,收录了他早年创作的十一个短篇佳作。每则短篇都像-一个断片,径直进入简洁的日常叙事:夫妻出国旅游、年轻情侣私奔、带着孩子去游泳等等。然而这11个故事汇集在一起,却组合成一个可怖的全景画面:每一个故事里,人物都像浮萍一样零散地漂在场景里,每一个故事都是家庭故事,但每一个家庭里的孩子都失去了亲子关系的根系。

斯威夫特偏爱以孩子作为主人公,却从不讲述温情的童年故事;他长于书写家庭,可笔下的家庭关系无一不在极度紧张中断裂成了碎片。

碎裂的家庭遍布斯威夫特的文学世界,在《学游泳》里,他不断重复这样的主题,却并无意于描绘催人泪下的悲剧,而是以克制的笔调,将其书写成了常态的故事背景。在这种背景下,畸零之子们若无其事地继续日常生活,去国外旅行,玩战争游戏,到海边度假,仿佛没有父母或子女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4、《别的声音,别的房间》美国作家卡波特著

《别的声音, 别的房间》是美国作家卡波特23岁时的代表作,带有自传性质,围绕着一名少年寻找自我的历程展开各方面的议论,对孤独、恐惧、成长等主题进行了探索。

13岁的男孩乔尔从小生活在新奥尔良,母亲死后,被送去南方,与在他刚出生就抛弃他的父亲一起生活。但当乔尔到了位于阿拉巴马州乡下那衰败的斯卡利庄园,他的父亲却无处可寻。相反,乔尔见到了乖僻的继母埃米,埃米古怪的堂弟伦道夫,还有叛逆的小女孩伊达贝尔,伊达贝尔很快爱上了乔尔并支持他寻找父亲。受到卡波特幼年时悲观厌世思想的影响,这部小说以色彩斑斓的叙述展现时间和环境,表现生命中潜在的希望和失落的天真。


【唯愿风雨吉】

林队,”林处辞的副队陆良敲了敲门,他几步走过来,凑到林处辞身边,“林队,出事了。”

林处辞眯了下眼睛,神色一凛,问:“怎么了?”

陆良很会看人眼色,他压低了声音在林处辞耳边说:“许处今天早上遭遇暗杀,受了惊,现在正让您过去。”

怎么回事?抓到人了吗?许处有没有受伤?”

林处辞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急急忙忙地都没顾上旁边那几个才被他提来要审讯的人。

没有受伤,人没抓着,但顾队的嫌疑已经洗清了。”陆良突然提高了声音,他扫了那几个颤颤巍巍缩在角落里的人一眼,正色道,“许处交代,立刻释放顾队,这几个人交由顾队亲自审讯。”

闻言林处辞脚步一顿,他扭回头去看着顾綮,顾綮也正抬起头来看着他。

血水把他额角的头发湿哒哒的黏在一起、糊在脸上,却更清晰的露出了他的眉眼。这本是一双多情的眼睛,眼眸中盛着星光缀着银河,流连于风月场时叫人只看一眼就沉溺,可这又是一双刚强坚毅的眼睛,装着家国情怀,饱经风霜却仍至死不渝。这是他师哥的眼睛,笑起来时是星河降落眼波流转,可不笑时又是侠肝义胆狠厉果决。

陆良非常敏锐,他立刻反应过来给顾綮松了绑。林处辞几步上前,想要搀顾綮一把却被挥开了。

这可就是小瞧你师哥了,”他活动着手腕脖子,嘴角挂上那招牌似的带点戏谑意味的笑,“这点小伤不值一提,再来三十回合我都能受得住。”

林处辞生生给他气笑了,他一拍顾綮肩膀,在对方龇牙咧嘴的时候极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我说,刚恢复自由就别这么嚣张了,小心给你再扣回去。”

顾綮随手把头发向后捋去,微垂着眼睛看他,眼睛里满是笑意。他背对着陆良,冲林处辞一字一顿用口型道:“高材生,你做得很好。”

就这一句,几乎要让他红了眼眶。他总是不够机敏不会隐藏,但好在生死关头他学会了成长,也算是不辜负这么多同志对他的期望。他赶忙绕过顾綮去找陆良,军靴踏在地上发出沉闷有力的声响,像是他的心跳快要撞破胸腔。

走,看看许处去。”对陆良说完他又回过头去看着顾綮,“拾掇拾掇你那身伤再去许处那里,血腥味太重别往办公室跑。”

被林处辞这一教育顾綮笑得眼睛都快找不着,他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林处辞这才终于一步三回头地离开。待林处辞终于消失在走廊尽头,顾綮脸上一直挂着的笑才彻底消失不见,他才只是随意捏了捏拳头,角落里几个人就吓得直往后退,顾綮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事一样往前探了探身。

怎么,怕我?设计我污蔑我的时候怎么不怕,以为我必死无疑了?”

他伸出手抹掉额头渗出的血珠,就着这个姿势往墙角走了几步,忽而又忍不住似的笑了。这笑容假得很,半点笑意也无,怎么看都有些狠辣的意味。

张绪林呢?喊他来给他顾哥上烙铁了,我审人的时候怎么能没有他在呢。”

张绪林其实早在门口候着了,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这点他还是清楚的,还不如做个乖巧点的姿态,兴许能少受点罪。他战战兢兢走进来,按照顾綮的指示把那几人绑好,开始给他们伺候鞭刑。

抽鞭子真是没有什么新意,这几日你们用不腻我都听腻了,不痛不痒的,没劲。”顾綮的声音夹在断断续续的鞭声和惨叫声中,显得有些阴森,“但是咱也得按程序来,这样吧,我把进度加快一下,也省得别人说你们意志力太弱,招得太快。”

张绪林收了鞭子站在一边一动也不敢动,冷汗顺着脖子往下淌。顾綮拿钳子夹了块烧到发红的炭,挑了个刚才叫得最惨的,把炭按在他颈侧,顺着锁骨向下走。炭火与皮肤接触时发出呲啦的响声,焦糊的味道逐渐弥漫,像一缕迷香蚕食着其余人的心志。

送条项链给你,喜欢吗?”

那人嗓子喊到破音,此时已说不出话来,只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听着像濒死一般。顾綮放下钳子,目光落在墙上挂针的袋子上。

你们试过针从指甲下面穿过去是什么感觉吗?我还挺好奇的,你们帮我试试吧,咱从最细的开始还是从最粗的开始?”

我招!”

他攒够了一身残破的力气喊出这句话,顾綮示意张绪林把人带到另一件屋里做记录,目光移向剩下的人。

他走了,那就换你们。”顾綮把针袋取下来,“现在屋里也没别人,我也不藏着掖着了,劝你们想清楚利弊,我既然没死成,你们觉得他还能好好活着吗?当初他答应你们的荣华富贵,他手里攥着的你和你家人的身家性命,如今可都在我手上。”

此时处长办公室里可没有这般剑拔弩张,众人嘘寒问暖,义愤填膺,许昌海也连连叹气,说自己冤枉了顾綮。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顾綮的嫌疑哪有那么容易解除,在76号莫须有已经是重罪,只不过时事迫人,不得不放他而已。

张绪林敲门进来,说顾綮审的那几个人已经全招了,包括指使他们那人的外貌姓名地址。许昌海大手一挥,让林处辞马上带队将人缉拿归案。

林处辞接过招供信息走到76号门口,二队正在准备上车出发,顾綮也在那儿站着。他换了一身常服,好像跟之前无甚区别,只是神情里带着些难以掩饰的疲倦,他回头笑,语气是一如既往的轻松揶揄。

蹭一次你们二队的车呗。”

先把你这一身伤好好处理了,那人交给我你还不放心?”

待会处理也不碍事,顶多发个烧病一场我还能多休两天假。行了,这伤要是在你身上你也不会多重视,别用它当借口了,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面对战友的背叛。”

林处辞叹了口气,顾綮倒是笑了。

其实交给你我也放心,你已经是个可以帮我挡住伤害的师弟了,只不过我不想逃避。我比你虚长几岁,权当告诉你点自己的经验,要不怕疼就得多疼几次,只有看清自己正在走什么路,也看得到别人在走什么路,才能知道下一步该往哪走。”



播音主持: 金瑞鑫 刘 璇 相鑫淼

责任编辑:赵元昕 战绶清 孙梦婕

责任编辑:魏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