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广播台  下午时光
2019-09-07 书生六记

发布者:王昊发布时间:2019-09-09浏览次数:10


书生六记


【郎艳独绝】

《沁园春·孤馆灯青》

孤馆灯青,野店鸡号,旅枕梦残。渐月华收练,晨霜耿耿;云山摛锦,朝露漙漙。世路无穷,劳生有限,似此区区长鲜欢。微吟罢,凭征鞍无语,往事千端。

当时共客长安,似二陆初来俱少年。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由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身长健,但优游卒岁,且斗尊前。

这首词的创作背景是:苏轼与其弟苏辙兄弟情深,任杭州通判期间,其弟在济南为官,相思甚切,为接近亲人,向朝廷请求到密州任职,得准改任密州知州,熙宁七年起程赴密州。这首词便作于由杭州移守密州早行途中。

《沁园春》词是苏轼以诗人句法入词的尝试,已稍露东坡本色。但这首词在艺术上仍有某些不足之处,如与《水调歌头》等词作比较,就觉得《沁园春》以抽象的说理议论代替具体的形象描述,不如以情动人之作,具有那么大的感人力量。比如“身长健,但优游卒岁,且斗尊前”与“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意思相近,但前者总不及后者那样有意境,那样耐人寻味。


【三枕黄粱】

   选自英国作家狄更斯于1838年出版的长篇写实小说《雾都孤儿》。该作以雾都伦敦为背景,讲述了一个孤儿悲惨的身世及遭遇。主人公奥利弗在孤儿院长大,经历学徒生涯,艰苦逃难,误入贼窝,又被迫与狠毒的凶徒为伍,历尽无数辛酸,最后在善良人的帮助下,查明身世并获得了幸福。

我倒也无意坚持说,出生在贫民收容院这件事本身乃是一个人所能指望得到的最美妙、最惹人羡慕的运气,但我的确想指出,此时此刻,对奥立弗·退斯特说来,这也许是最幸运的一件事了。不瞒你说,当时要奥立弗自个儿承担呼吸空气的职能都相当困难——呼吸本来就是一件麻烦事,偏偏习惯又使这项职能成了我们维持生存必不可少的事情。

好一阵子,他躺在一张小小的毛毯上直喘气,在今生与来世之间摇摆不定,天平决定性地倾向于后者。别的且不说,在这个短暂的时光里,倘若奥立弗的周围是一班细致周到的老奶奶、热心热肠的大娘大婶、经验丰富的护土以及学识渊博的大夫,毫无疑义,他必定一下子就被结果了。

幸好在场的只有一个济贫院的老太婆,她已经叫不大容易到手的一点啤酒弄得有些晕乎乎的了,外加一位按合同办理这类事情的教区外科医生。除此之外,没有旁人。奥立弗与造化之间的较量见了分晓了。结果是,几个回合下来,奥立弗呼吸平稳了,打了一个喷嚏,发出一阵高声啼哭,作为一名男婴,哭声之响是可以想见的,要知道他在远远超过三分十五秒的时间里还始终不曾具有嗓门这样一种很有用处的附件。他开始向全院上下公布一个事实:本教区又背上了一个新的包袱。

奥立弗刚以这一番活动证明自己的肺部功能正常,运转自如,这时,胡乱搭在铁床架上的那张补钉摞补钉的床单飒飒地响了起来,一个年轻女子有气无力地从枕头上抬起苍白的面孔,用微弱的声音不十分清晰地吐出了几个字:“让我看一看孩子再死吧。”

医生面对壁炉坐在一边,时而烤烤手心,时而又搓搓手,听到少妇的声音,他站起来首倡经世致用之说;永嘉、永康两派反对空谈心性义理,主,走到床头,口气和善得出人意料,说:

噢,你现在还谈不上死。”

上帝保佑,她可是死不得,死不得。”护士插嘴说,一边慌慌张张地把一只绿色玻璃瓶放进衣袋里,瓶中之物她已经在角落里尝过了,显然十分中意。

上帝保佑,可死不得,等她活到我这把岁数,大夫,自家养上十三个孩子,除开两个,全都得送命,那两个就跟我一块儿待在济贫院里好了,到时候她就明白了,犯不着这样激动,死不得的,寻思寻思当妈是怎么回事,可爱的小羊羔在这儿呢,没错。”


【白河夜船】

要把所有人的夜归还给星河,把所有的春光归还给疏疏篱落,把所有的慵懒沉迷与不前,归还给过去的我。明日之我,胸中有丘壑,立马镇山河。”

本期关键词:治愈内心的美好书籍。


1、《人间草木》汪曾祺著

都说梨花像雪,其实苹果花才像雪。雪是厚重的,不是透明的。梨花像什么呢?梨花的瓣子是月亮做的。

你说我在做梦吗?人生如梦,我投入的却是真情。世界先爱了我,我不能不爱它。只记花开不记人,你在花里,如花在风中。那一年,花开得不是最好,可是还好,我遇到你;那一年,花开得好极了,好像专是为了你;那一年,花开得很迟,还好,有你。


2、《情书》日本作家岩井俊二著

如果当初我勇敢,结局是不是不一样。如果当时你坚持,回忆会不会不一般。最终我还是没说,你还是忽略。

像他那样的人,经常眺望远方。

那双眼睛总是清澈的,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漂亮的眼睛。

可能是因为我喜欢他,才这样觉得吧。

虽然经历了岁月的洗礼,但真挚的感悟没有磨灭。生命是短暂的,而爱情是永恒的。有一个可以思念的人,就是幸福。

-嘿,你好吗?

-我很好。


3、《岛上书店》美国作家泽文著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

因为从心底害怕自己不值得被爱,我们独来独往,然而就是因为独来独往,才让我们以为自己不值得被爱。有一天,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会驱车,上路。有一天,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会遇到他。你会被爱,因为你今生第一次真正不再孤单。你会选择不再孤单下去。

我们读书,因为我们孤单,我们读书,然后就不孤单,我们并不孤单。

我们得去相信。我们时常接受失望,这样我们才能不断地重整旗鼓。


4、《窗边的小豆豆》日本作家黑柳彻子著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有眼睛却发现不了美,有耳朵却不会欣赏音乐,有心灵却无法理解什么是真。

小林先生说过:“你们大家都一样,无论做什么事,大家都是一样的。”

这时,校长先生站了起来,用温暖的大手摸摸小豆豆的头,说:“好了,从今天起,你就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了。”

那时小豆豆还不会看时钟,但她也感觉到过了非常长的时间,先生整整听小豆豆说了四个小时的话。

无论是之前,还是这以后,再也没有一个大人这么认真地听小豆豆说话了。


【唯愿风雨吉】

1940年春,上海,歌舞升平,暗潮汹涌,伪政府办公楼上空阴云避日,藏在暗处抗日救亡的爱国人士艰难行动,等待黎明破晓的枪声。

林处辞接受共产党的间谍任务进入76号,任行动处二分队队长。任职前一天晚上,他受邀与行动处处长许昌海在华懋饭店会面。华懋饭店内设九国套间,在上海首屈一指,林处辞下了车在门口站定,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才迈步进去。他年轻,斗争经验少,生怕一步行差踏错让局面不可挽回,但没想到刚进房间,他就遇见了难以处理的情况。

来来来,小林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行动处一分队队长,顾綮。”许昌海热情地把他迎进来,又拉起坐在一旁穿着皮夹克翘着二郎腿的人,“小顾啊,这是新来的二分队队长林处辞,人家可是正儿八经军校高材生,快点打个招呼。”

顾綮慢慢悠悠站起来,一脸的不耐烦,敷衍着握了握手又没骨头一样瘫了回去。

我说老许你有必要跟捡到宝一样吗,我不也是军校高材生?”

你啊,什么时候把喜欢往女人堆里扎的毛病改了,我也能少操点心。”

听了这话,顾綮跟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下坐直了。

坏了,我今儿晚上约了小蝶看电影呢。”

许昌海指着顾綮半天说不出话来,气得手直打颤,顾綮赶忙起身给他倒了杯酒,笑嘻嘻地认错说自己不去了,下次也不敢了。许昌海心里是宠他的,生气不过是做做样子,没多久就憋不住笑,还拍了拍林处辞让他别见怪,说这顾队长虽然时常没个正形,但能力还是不错的。林处辞僵着后背,握住自己那只还有些发抖的手,也挤出一个笑来。

我知道,顾队长是我师哥,他很优秀。”

顾綮这才抬起眼来打量了一下林处辞,衬衫西裤,门口衣架上挂着件灰大衣,打扮一本正经且老成,眼神却活泛,但是左瞟右瞟就是不看他。不过是个压不住心思还想装沉稳的小年轻。

林处辞?我怎么对你没印象啊?”

师哥各项能力都拔尖,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我不过是个小透明,师哥不认识也正常。”

哪能啊,进76号的可是能耐人,你就别谦虚了。哟,长得比小蝶还好看呢,老许不会是想用你把我套在办公楼里吧?”

顾綮摸了摸下巴,露出不怀好意的笑来,被许昌海装模作样训斥了两句。林处辞心跳得很快,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里上不去下不来憋得他胸口疼,他站起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自己要去趟洗手间。

洗手台前有一面镜子,林处辞洗了把脸,撑着台子看镜子里自己发红的双眼,想起他第一次见顾綮的场景。他刚进校时顾綮作为优秀学员为新生做演讲,他说救国图存路漫漫其修远,当代青年应有身死为国殇的决心,他说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他说民生多艰,内忧外患,只有民族的团结一致才能抵抗外来者的入侵。

他站在台上,迎着耀眼的日光,浑身像是镀了层金,三言两语点燃了全场人的爱国情怀,他坚定的信仰像标杆立在人前,不容置疑,天地可鉴。林处辞就在那一刻把他的身影刻在了心里,与自己对国家的忠诚一起记到如今,从未忘怀。

可他的师哥,怎么会成了汉奸呢?

林处辞擦干手和脸上的水走出去,看到顾綮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靠墙站着,刚叼了根烟点上火,闭着眼仰起头来呼出一口气。白烟遮挡了他的面容,林处辞看不真切,似乎听见声音他回过头来看向这边,对自己笑了笑。

来一根?”

顾綮冲他扬了扬下巴,林处辞摆摆手,站在他身边不知该说什么,只好问他出来干什么的。

跟你道歉啊,怕你脸皮薄记恨上我。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你别往心里去。”

林处辞慌忙摆手摇头,搞得顾綮都笑起来,问他是不是不爱说话,怎么全靠肢体语言表达了。

不是,不是,我本来话挺多的,以前同学还老是嫌我烦,你不知道其实我做梦都想能跟你说话聊天,我刚进学校那天就听了你的演讲,你说得太好了,我特别崇拜你,但是吧我一直……”

说重点。”

顾綮忍俊不禁,可算信了这人是个话痨,林处辞却突然没了声,欲言又止了老半天才支吾出来一句话。

我不明白,你怎么当了……不是,你怎么,在新政府工作了?”

顾綮灭了烟,看向面前的林处辞。这是一个优秀出众,干净青涩且朝气蓬勃的青年人,他不久前刚刚走出象牙塔,没有泡过酒池肉林,没有经过觥筹交错,没有受过明枪暗箭,他看向自己的眼神里甚至还带着不加掩饰的痛苦和希冀,似乎再多看一眼,就能窥见那颗赤诚滚烫的心。

林处辞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不敢再盯着顾綮的眼睛,那双眼笑得弯起来,却一点也不温暖,像藏着阴冷的毒蛇让人不寒而栗。可他也不敢移开眼,仿佛一个失神就会被对峙的恶狼咬住脖颈。

以后当着外人还是少说话吧,你话多起来,像个抗日分子。”

顾綮掸了掸衣服上的灰,转身回了房间。林处辞悬起心来,背上汗湿的衣服传来一阵阵凉意,却也好歹松了一口气。他不知道顾綮进了屋会跟许昌海说些什么,回过神来就赶紧跟着进去,不料正巧见了许昌海好像没拦住一样看着顾綮干了杯酒。

小林回来啦,身体怎么样啊,也怪我,净顾着聊天了,不舒服就赶紧回去休息吧。哎小顾,可以了可以了。”

林处辞一头雾水地应了几句,顾綮却是又倒了一杯酒。

那可不行,我要离席送林队长,刚才那杯是我给您赔罪的,这杯是林队长的,他身体不舒服,我就替他喝了。”

顾綮一口干完亮了杯底,林处辞也反应过来这是要带他退场,虽然没理解但出于对师哥下意识的相信,还是配合着道了不是,跟顾綮离开了。顾綮上了车,让林处辞把地址报给司机,就一直靠在椅背上望向窗外,林处辞小心翼翼凑近了些。

你为什么要让我走啊?”

看你状态不好,怕你再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来惹祸上身。”

林处辞不好意思地坐回原位,小声道了句谢谢,顾綮却嗤笑了一声。

怎么我说什么你都信啊?提前离席留下不好印象的是你,干那两杯酒全处长面子的是我,这都看不出来你以后也别想干什么漂亮事了。”

顾綮说完又招呼了声前面的司机,让他快点开,送完林队长他还要去百乐门接小蝶,今晚的电影快开始了。林处辞懊恼地掐了一把自己,他原本不是这么蠢的,怎么今天跟个二愣子一样哪里有坑往哪跳,让人利用了一把还感激涕零。

东方巴黎的霓虹辉映着,灯火通明更胜白昼,林处辞把目光移向窗外,闪烁灯光下名伶画报和旗袍洋装安逸奢靡,丝毫不见炮火硝烟的影子,却刺得他几乎要流泪。顾綮在这时看向他,郑重而珍视,满怀忧心,随后扭回头来,轻轻叹了口气。



播音主持:薛喜日 吴险峰 李 晴 王 莉

责任编辑:赵元昕 战绶清 孙梦婕

责任审核:魏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