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广播台  下午时光
2019-06-03 毕业季——爱情

发布者:王昊发布时间:2019-06-06浏览次数:10


青春是一段洒满阳光的距离

——经年一首赞美诗,献给爱情


爱情,是雪落孤松,流水击石,是逢郎欲语低头笑,是只愿君心似我心。

爱情,是山海远长,风雪兼程,是朝朝宁不食,日日愿见君,是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

我们与恋人携手走过大学四年,有欢情悲喜,有相聚分离,如沈从文所说:“我不为车子所苦,不为寒冷所苦,不为饮食马虎所苦,可是,想你可太苦了。”

翻开曾经的日记本,一张张车票粘在页间,一段段文字恍若黄粱,却是我们最义无反顾的肆意青春。


女生日记

异地篇

这个念头起得猝不及防。

夏日里夹杂着青草香的暴雨刚下完一轮,暖风带着潮湿的氤氲扑面而来,远方夕阳携着最后一抹暮色沉下地平线,我突然很想见他,我最珍贵、珍贵的他。

我的男朋友,不是如切如磋的谦谦君子,也没有玉山倾倒的绝代风华,但他运球跑过篮球场时带着干净阳光的味道,蹙着眉埋头做题时能沉寂下所有不安的浮躁。我记不起是什么让我心动,也许是他耐心讲题时转笔的指尖,也许是他骑着单车经过时衣摆掀起的一阵风,也许是他擦一把脸上的汗,仰头灌下半瓶水时滚动的喉结,也有可能早在入学自我介绍时,他整了整衬衫衣领后说的那句“大家好”。

少年人的恋爱单纯美好,课间阳光偷偷溜进来落在他身上,就有一根羽毛窸窸窣窣钻进我心里。我看他迷迷糊糊抬起头来,揉揉惺忪睡眼对我笑得如冬日暖阳,不由得想起他夹在习题册里送给我的情书。

他说,“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大学录取通知下来,我们变成了异地恋。我现在明白如果在恋爱中把对方当成自己的领地和归属,那么异地恋就是背井离乡流离失所。我们开始日夜不停地思念,有了争吵和猜疑,更有一次次矛盾后更强烈的想要爱他的冲动。唯有相思治不得,盼君知我此夜心。

周末时间不长,快到学期末要忙的事很多,我不知道这种突如其来的到访会不会给他造成困扰,只是当我考虑到这些时,我已经攥着车票坐在午夜班火车厢内了。孤身一人坐上前往异乡的火车,我这才感到些许害怕,消息已经发出了半小时,也不知道白天刚和我吵过架的他会不会回复。

几点到?哪个车站?我去接你。”

手机屏幕亮起,消息框里的语音杂糅成细微的电流顺着耳机线传进心口。我现在还能清楚地想起他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未散尽的睡意和焦急的沙哑,甚至连轻手轻脚收拾东西的背景音都还留存在我记忆里。

清冷的月光铺洒在厚重的铁轨与土地上,透进车厢的一缕还仿佛融着夜露的温柔。也许我目之所及尽是温柔,路途尽头是异乡,异乡有他,而我正奔向他。

让人心跳加速的原因有很多,荷尔蒙,多巴胺,可卡因,或者吊桥效应,但最直接最浪漫的,莫过于尝试爱情。当我走出车站时,他正靠墙站着,身侧灯光照下在地面投出一个颀长的身形。灯光柔软,人影横斜。我停在原地,不知如何走向他。我该向他道歉,为了昨天的无理取闹,为了今晚的意气冲动,为了他似乎无休止的担心和疲惫,我该说一声“对不起”,再说一句“我爱你”。

他转头看见我,大跨步走来。我忽然想起我俩刚在一起的那年,他过生日,七八个好友聚在一起催小寿星许生日愿望,他双手合十,抬起晶亮的眸子望向我,眼底似是流过了九天银河,又满盛着当夜的月色,一眼望进我心里。

希望我和宝贝一直在一起。”

我曾看过一句话,“我说我永远爱你,不是指我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之后还会爱你。而是指我现在这一刻对你的爱让我有勇气说永远。”

我永远爱你。”我在大家的起哄声中亲了他的唇畔,“安心了?”

勉强安心吧。”

他忍着笑意装模作样地回答,像个瞒着大人偷吃了糖的孩子。

此刻他大步向我走来,一把将我拥进他有着干净皂角香气的怀抱里,长舒了一口气。

你总是只肯让我勉强安心。”

等了多久?”

给你发消息的时候就过来了,你再这样,我以后可不敢跟你吵架了。”

我抱着他,说不出话来,说不出“对不起”,也说不出“我爱你”,原来不是所有的感情都可以用简单的几个字来表达。我想告诉他,飓风掀起的海浪滔天,山间抬眼的星空晴朗,辉映苍穹的绚烂极光,似乎都没有那么让我期待了,我想与他做平凡的事,说温柔的话,过朴实的生活,从天光乍破,行至暮雪白头。春草暖阳,一眼到老,就是我期待的最好的人间。

远处朝阳渐起,空气黏稠潮热,暧昧地包裹住人的肌肤。我们两人勾着小指走在行人稀少的路上,道旁灯光渐次熄灭,云层间透过潋滟日光,我们好像可以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到未来。


旅行篇

我们两个都是喜欢旅游的人,去往各地的车票都被我按时间地点收好,作为一起走过这几年的见证者。这次两人商量好了一起去新疆,也算是最令我难忘的旅途之一。

路上的景色已是令人震撼,天地相连,隐约可见遥远的一线群山,抬眼是透彻的苍穹,下望是苍茫的戈壁滩。我们没在家乡见过这样能一眼陷进去的纯净的天,这样没有任何尾气雾霾羁绊的自由的云。一次长车程中,司机在路边停靠让我们下车休息,我与他一起欣赏北疆最大的湖,水天一线,茫茫无际,我还以为那是海。他拿出手机朝着我偷拍了两张,我伸手去抢,他抬高手臂露出得逞的笑容,此时熹微的阳光落在湖面上,我逆着光看向他,仿佛身旁是一位朦胧耀眼的梦中情人。

不到喀纳斯湖上,不知何为风景如画,像水墨画,油彩画,是人间仙境,神的花园。我望见远处雪峰,却看不清幽暗如深渊的层峦,他突然抓紧了我的手。

我刚才居然有点害怕你会飞走,飞到世外隐居,让我再也找不到你。”

人在面对具有铺天盖地冲击力的自然造化时,总会产生或多或少的恐慌,我刚想安慰他两句,他却轻笑了几声。

后来一想,我还在这儿呢,你能舍得走?”

我也忍不住跟他一起笑起来,这个人仿佛有说不完的情话,像个风流多情的登徒子,却又总会悄悄红了耳朵,给我看他那怦怦乱跳的真心。

我们沿着山路向下走,从月亮湾徒步去了卧龙湾。小雨逐渐变大,碧绿的水漫过小道,打湿了衣服,浸透了鞋。山水之间只有一条路,有各种横七竖八的树歪在路上,有时要撤了伞钻过去,给我一种神庙逃亡的错觉。雨声,脚步声,水流声,云走,水行,山也动,我们被一场雨戏弄得狼狈不堪,可依旧不愿结束这条如三径桃源般的路。

下一站是天池,山下阳光正好,岂料高处不胜寒,他搂着瑟瑟发抖的我沿街找小店买了条厚披肩,这才开始欣赏我们心心念念的美景。天池的水像一块流动的碧玉,云很低,透着暗沉沉的灰色,像一幅被水洇过的墨画,苍鹰在身侧盘旋而过,空中回荡着它们尖锐洪亮的叫声。

我问他:“我们明年一起去看长白山的天池好不好?”

行啊,听说只有运气好的人才能赶上没雾看见天池,咱俩去碰碰运气。”

那我可能是看不见了,攒了这么久的运气才把你留在我身边,可没有多余的了。”

我揶揄了一句,他没有说话,只是长久地看着我。我一向沉溺于他温柔的眼神,那里含着的感情,即使隔着晨星寥落霜雪凄漫,跨过天南地北海滨重山,都能憾得我动魄惊心。我低下头与他十指交握,读懂了他要告诉我的话。

我用心慕你,无需运气。”

入夜时分我们到了禾木,居然有人住在禾木那么美的地方,像与城市的喧嚣忙碌脱轨,这个小村子守着罕见奇景,一代代的静谧温和下去。

我们早起去看日出,不料下起了小雨,于是闲适地在村中散步。天明之前,墨蓝色的云压下来,仿佛就在伸手能摸到的地方,山在云间,雾在月中,天随水去。当地人骑马过桥,留下一阵轻快悦耳的马蹄声,连地上的一路马粪都显得可爱。登上山顶后周围都是乌压压的游客,两三条德牧或坐或趴,眺望远方,由着摄影师捕捉它们深沉的一面。山下的人家渐渐亮起了灯,有一两缕炊烟飘上来,散在层叠云雾间,提醒我们该下去吃饭了。

真想一直住在这里。”

我发出一句不切实际的感叹,他附和道。

是啊,没电视没电脑没网络,你也不用看那些大叔鲜肉了,每天守着我就行了。”

他手臂搭在我肩膀上,目光落在云层之外,似乎在畅想一个无忧无虑的双人隐居生活。烟火气飘散在这个仿佛活在画里的村子,雨水打湿下山的台阶,花草上夜露滑落,我就在此刻感到满足和幸福。当恋人愿意向你交付他的爱和忠诚,你和你的世界都会为此获得炽烈的新生,你再看他时,就会有满腔爱意的情难自禁,和罗曼蒂克的粉红泡泡。

返程时他给了我一个带着橘子汽水味的吻,在满载的车厢内,在硬实的椅背后,在乘客睡梦里平稳的呼吸间,侵占了我的视野和全部思绪。

而后他将我安全送到,再坐车返回学校。忽觉怅然若失间,收到他发来的消息,是别人录下来的我俩表演对唱的视频,后面还附了一句话。

但愿我和你,是一支唱不完的歌。”


男生日记


异地篇

我不喜欢异地,可我喜欢你。

大学开学的第一天。整个学校热闹的让我感觉有点儿落寞。我在想你。

在我的认知里,我的女朋友,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了。对别人来说,她完全不是传统意义上那种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美女,她不会化妆,不会服装搭配,也不会讲搞笑的段子,但她可能会因为一个韩剧半夜痛哭流涕,也会因为一个综艺情不自禁的笑一整天。客观来讲,她就是这么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子。

但我做不到客观,因为,我不是别人,我是她的男朋友。

在我的眼里,这个姑娘的一颦一笑都对我有着无穷的吸引力,我最喜欢的就是她未施粉黛的样子,一笑起来,一双弯弯的眼睛好像要把我魂都勾走了,她真的好迷人啊!从喜欢上她的那一刻,我就深深地确定,我们人生的齿轮会永远镶嵌在对方的生命中。

青春期的恋爱,单纯的找不出一丝杂质,爱上了,好像就是一辈子。所以,高考于我而言是场灾难。它让我不得不接受了异地恋的事实。有人说,异地恋就是和手机谈恋爱,对方的一举一动,喜怒哀乐,都只藏在手机里。有人说,异地恋很脆弱,脆弱到一条短信,一张图片,一句谎言,就足以扼杀掉所有的信任感。更有甚者直接说到:异地就是谈一场注定分手的恋爱。

不好意思,我偏偏不信这个邪。

异地恋是一场轰轰烈烈的赌博。我从未想过没有你的大学四年应该以何种方式度过。两个城市,两个学校,两个专业,似乎我们注定会走到两个方向。

但我想告诉你,因为等待的人是你,所以,这个未来,我赌定了。

开学的第一个月,我才真正感受到了异地恋的煎熬。思念像一张细网,紧紧的禁锢住我所有的行动,手机每一次的震动都像抓住了生活的救命稻草。我向来不把聚散当成一回事,其实,除你之外,我也并非没有什么好朋友,我的生活本不必像现在这么煎熬,但不知道为什么和你一认识以后,其他人在我的生活里都变得暗淡起来。你说,我们上辈子不会是仇人吧,不然我怎么会允许你这么轻易地改变了我的生活,还真心诚意的希望你永远都改变我的生活呢。

我要去找她。

这个念头并不是偶然蹦出来的,思念太过难熬,我们真的需要见面了,十一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九月份一整个月,天气依然热的不像话,我心情躁得更不像话,日子在夏天的余热中被一点一点拉长。

终于,国庆假期跟着略微转凉的天气一起到来了。国庆节的车站挤得让人喘不过气,我手里的车票有点被汗水浸湿了,我想,我终于要去到你的城市了。

火车行驶到了她的车站,已然是第二天的清晨了。在火车上无聊的时候,我就在脑海里预想好了见面的所有场景,安排好了见面后所有的活动。我在想,见面后,我一定要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我一定要把这个月所有的煎熬和难过都一股脑地告诉她,还要听她讲述这一个月在她身上发生的那些或好或坏的故事。一想到这些,我就一阵心慌,生怕有什么事情打破了我的想象。

这些天,天亮得越来越晚了,到站的时候,天空刚刚现出朦胧的亮光。在火车上一夜没怎么睡好,出站的时候有点恍惚。“嘿!”一阵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还没等我转身,就感觉有一双小手轻轻的抱住了我的胳膊,“怎么,刚刚出门没看到我啊!我都等你半天了,吃饭去!”。

这利落的话语搞得我一愣,我不得不承认,这个场景跟我想像的那种久别重逢后的感人场面实在是大相径庭。很奇怪,我原本预想的那么多场景,在看见她的那一刻,好像都不作数了,我反而更加喜欢她和我这样的相处方式,好像我们并没有分开这么久,只是在高中上了一堂很长很长的课,下课铃一响,她又像往常一样跑到了我的身边。我扭过头,轻轻的把她揽在怀里,“走,去吃早饭。”我低下头,正好撞到她带着笑意的眼神。

因为时间短暂,所以我们格外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我们的确有各自分享自己九月份的故事,但更多的时候,我们两个并没有太多的话语,只是拉着手,从清晨走到黄昏,从大街道走到小巷口,或是相顾无言,感受着早晚的凉爽和中午的炙热。普通的小城,没有迷人的景色,但我依然觉得这样的场景美不胜收。

我们都不是很会表达的人,那些动人情话我说不出口,她也不会刻意说一些肉麻的话哄我开心,但我们只要站在彼此的身边,就感觉到无比的心安,我想,这就叫做笃定。

临走的那天,我们都有点沉默,下一次再这样注视她那双爱笑的眼睛会是什么时候呢?我不知道,思念随着火车的行驶愈演愈烈,但那是一种安心的思念。我紧紧攥着手中的返程车票,感觉这薄薄的车票沉甸甸的,承载着她的那份思念,承载着我们对未来的执着。

旅行篇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旅行了,但我最喜欢这一次旅行。目的地,海岸线。

她一直想要看看海,和我一起。她告诉我,以前看海是寂寞的,海面上飞着的海鸥,没有一只在面前停留片刻,海滩上大多时候都是喧嚣的,那种喧嚣让人难以融入,甚至想要逃离,到最后,连太阳都逃到了海岸线的下面。或许,有人陪伴,这就变成了另一番风景。

这并不是我们的第一次旅行了,我们登过泰山,感受过一览众山小的阔气,我们去过遥远的新疆,看过天地相连的极净苍穹,我们去过天津,沉浸于大城市中隐藏的那种最朴素的烟火气。但凡有假期,我们都会相约出行,不为别的,只是为了和你一起感受这世间的美好,世间的百态。

十月份的青岛是一个温柔的城市。一下火车,略带潮湿的空气就给了我们扑面一吻。我和她都生活在内地,整个城市似乎永远都埋在灰尘和雾霾之下,但海边的城市不同,那是一种通透的美。我们站在火车站门口,只是扫一眼,就恨不得把整个城市都纳入眼中。

在温柔的城市里,身边这个偶尔暴力偶尔任性的女孩,也变得格外可爱起来。“我们去哪?”她看着我傻笑,马尾辫甩来甩去的,苹果肌被太阳晒得透了红。她不是一个爱操心的人,以前每一次的旅行,我都做好了详细的攻略,她只需要跟着我走就好。好像对于我的决定,她从来没有质疑过。“小笨蛋。”我轻轻嘟囔一句,用手捏捏她的脸蛋,真不知道没有了我你该怎么办。

    “跟我走吧!”我拉起她的手。既然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看海,那我们也无需过渡,两个人坐车直达目的地。

学生时代的旅行永远都躲不开旅游高峰期,海滩上人多的让人大失所望,我们找到了一片不算太拥挤的沙滩,面朝大海坐了下去。青岛的海是那种很蓝很安静的海,这是一个高速发展的城市里难得的慢时光。坐在这儿,好像再躁动的心都找到了休憩之地。海浪被太阳投下一层层的金闪,海风席卷着咸凉的水气调皮的在我身边绕了几个圈又去拥抱她。身边游人如织太过拥挤,但我们两人坐在这里,好像全世界只有彼此。

两个人默契的沉默了许久,她突然把头轻轻斜在我的肩膀上,“你最喜欢我哪一点?”她问。

哪一点都不喜欢,又哪一点都喜欢。”

你又糊弄我。”她把头扭到一边,不知道在看什么。

好多时候,她的小脾气都是故意要引起我的注意,但这一次不同,她似乎因为我的这句话有点沮丧。

真正的喜欢是说不出哪一点的。如果我说我喜欢你美丽迷人,那未来某一天你不似如今这么青春可爱,身材姣好,我还会不会喜欢你?如果我说喜欢你性格可人,那有朝一日你变得爱耍小脾气,任性固执,我还会不会喜欢你?说真的,我喜欢你,那是因为你就是你,在别人身上看起来不可理喻的事情,在你身上我只觉得理所当然,你连心跳都动听。“

在我说话的过程中,她已经把头扭过来注视着我了,我很清晰的看着她的嘴角重新有了一个很好看的弧度。我微微抬头,她的眼神投射到我的眼睛里,变成了满天星河,变成了盈盈的月光,变成了天边第一束日光和傍晚最后一丝霞光。

太阳慢慢的朝远处海面移动,远方的天空被轻轻一触,瞬间染上了渐变的紫色。我们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坐着,从烈日当头一直坐到残阳消尽,从游人如织一直坐到那四周只剩我们两个人。海风从温热变成微凉,她觉出寒意,便张开双手搂住我的腰,紧紧的贴着我的胸膛,我也伸手顺势护住了她。这样甜美的拥抱,我一生也不想挣脱。

旅行结束的那一天,我还是像往常一样,给了她一个拥抱,又给了她一个热切地亲吻,随后目送着她离开的背影。她走的越远,我就越觉得沮丧,这四年,她真的缺席了我太多重要的时刻,那就用余生好好弥补我吧。

返程的途中,我收到了她发给我的旅行图片,看着看着,我竟觉得感动,我们两个人坐在一起,笑得那么放肆,我们不就是彼此的青春吗。


异地不苦,却打败许多爱情,爱情不难,却常常因距离而杳无音讯。

有人说,异地熬过了,就是一生,我对此深信不疑。异地太苦了,争吵,冷战,怀疑,每一样都险些击溃我们精心维护的感情,思念也太苦了,那些思念成疾,辗转反侧的夜晚,也近乎打击了我们对未来的信心。但你却太甜了,甜到让这一切的苦难在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

大学四年,我们用一张张车票编织出属于我们自己的爱情。你若问我,异地这么难,我们为什么能坚持,我倒要学学余光中先生的话了。

余光中先生在《绝色》中写道:“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而我要说,日月星辉之间,你是第四种温柔,风花雪月之时,你是第五种美好,柴米油盐之中,你是独一份安心。

所以,往后长长的余生,我们慢慢的走吧。



播音主持:李衍豪 吴险峰 王  湛 尹青青

责任编辑:赵元昕 战授清

责任审核:陈晓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