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广播台  下午时光
2019-06-02 毕业季——娱乐

发布者:王昊发布时间:2019-06-02浏览次数:10


青春是一段洒满阳光的距离之娱乐

————不一样的娱乐、一样的快乐



我们活在巨大的差距里,有着亘古不变的距离。这距离愈深,我们之间的鸿沟就愈加宽广。直至山河倾覆,分崩离析,离别的号角奏响过后,我们终将各奔东西,就此以后便是不问归期。

而这距离就像是旋转木马,我们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活在相互追逐里。我们永远不曾停息,却永远不曾触摸到那属于曾经的欢愉。

大学已至末期,只剩温风,层层叠叠包裹着我们,极致温柔。

河是有边际的,波光也有。

可欢愉没有,它存在于每一次的相互追逐里,在每一次晚风徐徐的惬意里,也在我们望向彼此时眼尾处的细小笑意里。

记得简嫃曾说:“我们积极相聚也毫不挣扎地品尝分离,遂把所拥有的辰光化作每分每秒的惊叹。”

万物往常如一,光阴似乎也在此刻停止。

我们行于夜风扑面的校园里,在华灯初上的湖边,在旋转木马的循环往复里。我之于你,是再远距离也不会改变的欢愉。


一、

九月初,蝉鸣轻巧落下,留了些余声藏在树木的枝桠间,从一片叶子跳到另一片叶子上,顺随来来往往的云影,风正温凉。

第一次踏入这方地界时,我想了很多很多。

想这四年我要在这里度过,而四年后我又最终要向别处奔波。我会在这里经历欣喜,会体验痛苦,会期待,会迷茫,我终将成长为一个与现在不同的自己。

从日头毒辣的正午初次踏进校门时起,直至而今这即将毕业的时刻,我依旧清晰记得,那时我内心的欢喜。

头一次离开家,奔赴远方。头一次自己一个人,慢慢应对生活。

早些时候一直期待的日子突然就近在眼前触手可及,除了欣喜,其实更多还是不安。

我想如果不是这其中的种种欢乐,往后的这四年并不那么让人怀念。

要说快乐,其实真的很多很多。都是小事,不过只言片语,却总也说不完。

我记得寝室里几个人头一次出去聚餐的那个晚上,南方人与北方人截然不同的饮食习惯,火锅汤面氤氲而升的雾气,与吹着冷风在众目睽睽之下拍照。

那时候我们在一众惊诧目光里面不改色的笑闹着拍照,在寒冷的冬日夜晚里找寻灯光,挤在一方屏幕里的六张面孔,

没来由地,往常一切都有着让人近乎于热泪盈眶的触动。

也许是这时正好有星河璀璨夺目,闪耀在深沉的苍穹上。

也许是很久之前的蝉鸣蓦地响起。

也许是从前一切都在眼前,伸出手就能抓牢。

现在想来,从前的一切都很快乐。

只是突然就很想笑,于是我突然上扬的嘴角让室友偏过脑袋来问我。

她说:怎么了?突然傻笑。

我摆摆手,胳膊环过她的,问:打游戏去吗?

记得曾经每一个假期,我们总要出去一次。有时为了逛街,有时为了美食,也有时候只是为了游戏。

多奇怪,两个人明明怕的要死,却总是意犹未尽地一次又一次地往机器里投币。一边尖叫,一边笑。那时的手忙脚乱,是毫无杂念的。抛开一切不去想的话,只是单纯随意地装弹、扣动扳机,心悸和刺激感一同向我们侵袭,直至淹没。

也许是这个提议太过突然,她愣了几秒,随即手也搭上我的肩膀,她像曾经无数次那样冲我歪着头笑。我记得她嘴角上扬的弧度,轻轻浅浅一抹笑,我突然飘飘忽忽地意识到——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游戏也说不定。

我也记得晚上吃多了玩嗨了之后,顺着马路一起走回学校的场景。天色总是暗沉,路边有不少小店已经打烊。而我们走在这将歇未歇的时刻,心情永远也不会平静。那条路总是格外漫长,总也走不完。待到走近学校时,常常是身心俱疲,可我喜欢走着回来。

月亮照着路灯,于是路灯把整条街映亮了。马路上车流不息,闭上眼睛,有时能听到远方传来的阵阵轰鸣。这声音忽远忽近,有时近在耳畔,有时又顺随着夜风一路飘远吹散了。而我惯常喜欢的,是跟朋友手牵手,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那时心情总是很好,好到什么也不去想。纯粹就是吃饱喝足,玩也玩够了。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很多,可我总贪恋着这片刻的欢愉。

这时候时间似乎走得格外慢,视线所及是一片昏暗,抬头是雾蒙蒙的暖黄色灯光,身边是与我一同穿越人海,吃喝玩乐总也不会缺席的人。我深一脚浅一脚地慢慢往前走,有什么情绪在心里鼓鼓囊囊惹得胸口发涨,这时候的好心情似乎遇上什么事也不会被打扰。

其实平野恒常,我们也有过一同出游的经历。风拿捏着力道,吹走积在往季里沉闷而细碎的念想,却不致松针落下。而那时候,伴着风,踏着青草,泥土香气铺散在鼻尖,无所顾忌的开怀,每一份快乐都很贵重。

那时蝉鸣隐隐归于平寂,山河间有风渐起。这时候树林便止不住的抖落笑声,只稍稍伸出手去采撷,就拾来了欢声笑语。叶簌间,蝉声重又无边无际地延展开来,风也止住了。

往常总是觉得,河是有边际的,白昼也有。而风是没有的,它在停止的刹那里又在耳边肆无忌惮地作起乱来。

它拂乱了头发,在衣角袖口边绕弯,它直直地把笑声吹乱,吹散,吹的几个人东倒西歪,直也直不起腰。

我这才发现,风走过大街小巷不曾停歇,原来它也是有过踪迹可寻的。

吹过风,再往前方瞧,石阶一级一级像是通天。几个人笑累了,吹晕了,如今半步也挪动不得。

这时候朋友总会傻乎乎地冲我笑,她习惯性地抬手在耳垂上捏了一下,片刻后又放了下来。她歪歪头,笑着说:“咱今天就住这儿得了。”

这时候旁人会笑作一团,累极了也要抬起手来拍拍她肩膀。额外附上一句:“你就在这儿待着吧,我们走了。”

或许还会在走了许多许多路之后,走到僻静幽深的地方时,我们会一起轻声唱歌。那阵子最喜欢的歌是《撒野》,喜欢凯瑟在耳边轻轻浅浅地唱“我想一个眼神就到老”这样温柔的词,或许有时候只是随着音乐瞎唱,连词也唱不对听不懂的,是脸红的思春期的曲子。

我们会有自己喜欢的艺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只是听到有人也在谈论他们也会有发自内心的欣喜。

我们会谈论着什么时候攒够钱去看一次演唱会,去体会身临其境的感动,去近距离的接触那些——曾经无比向往的日子。

我们会一路听着歌,聊着天。或许我什么都不会说,只是听着,就感到快乐。

阳光打树叶间隙中落下来,不刺眼,很温和。虫声和着温风,打身旁倏而溜过去,片刻后,又只是静谧。

我回头冲落在后面的几个人喊一句快点走,还总要有人小声吐槽一句的日子,走马观花的打我眼前过。

而现在这时候,我们慢慢悠悠往那条夜深时总会走过的路上去,这时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我们经过许许多多形色各异的人,在经过他们的时刻,他们也在经过我。

我怀揣着自己的欣喜同别人的擦肩而过,这是生活。而我怀着一腔热忱却不得不抛弃这些快乐的时候,却是离别。

时至今日我仍旧记得猫咖书屋里的那只橘猫,臃肿的身子像是怀了心事。每次我靠近它时,它会老老实实地缩在那里,任由我手指从它细软的毛发间穿过。偶尔它会一改先前懒惰的姿态,在猫爬架上逛一圈,而后再来到我怀里。我抱着它时,会走得很慢,脚步也放的很轻。我惯常喜欢往书架上一层一层地看过去,有时会挑出一两本书来看,一坐就是一下午。

我也时常会想起那些无忧虑的日子,鬼屋里恐怖至极的气氛,过山车极速而行的刺激。我喜欢在这样的时刻尖叫,我不怕过山车的惊险,却热爱那种刺激。那时的心跳加速简单至极,快乐就是快乐,不喜就是不喜。我热衷于那些挑战自己的设施,唯独鬼屋是最最接受不了的。想来大概是那时候依旧小孩子心绪,怕来怕去,就是不怕刺激。

往后的日子里,我总是回忆。越发接近毕业,我越是会想起。

曾经吹过山林的风,是否会再次经过我身边,拂乱身边人的发,搅动一池心绪。是否会替我把过去那些欢乐的时刻再一一经历,是否会吹回只言片语,留在不问归期的时日里。

风声顺随了绵密的的雨落入湿润的泥土里,被植物的根脉收了去,来年再换作枝梢的一簇细叶。而那时,我会摘了枝头的细叶,将过往的欢愉再一一拾起。

我常常会想,如果不曾体会过这些快乐,不曾有过这些欢愉,我的大学生活是怎么样的。不过,如何去想都并不重要,因为我曾经拥有过那些快乐,并会一直将它们好好珍藏。


二、

如果我说不吻你不罢休,谁能逼我将就,他们不过将就。”ktv里,唱完歌的我,回到了座位,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什么高考、18岁的成人礼、繁忙的晚自习都滚吧,我现在是一名准大学生了!嘈杂的音乐、酒精带来的微醺感,不自觉倒下的身子,一切是这样的轻松愉悦!

稍息,立正,同学们好”

教官好!”

今天我们练习踢正步。”

~”

嚎将我们的不情愿展现的淋漓尽致,然而这并不能改变什么,只希望太阳老大可以听见我们的哀嚎,收敛一下它那刺眼的光芒。

大家今天表现的非常好,动作很到位。我决定提前结束今天的训练,大家回宿舍休息休息,晚上我们与连队里的其他兄弟班一起开一个联谊会。”

教官,你太帅了!”“教官,我要给你生猴子!”“让我们给今日份的教官呱唧呱唧!”每个人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鼓着掌,庆祝这难得的提前结束的训练。

整天的太阳似乎是累了,拖着他那疲倦的身体缓缓落下,留下一抹红晕。而脱下酷热枷锁的风,舒展着它曼妙的身姿,向人们展示着它清凉的妩媚。

东风吹,战鼓擂,要拉歌,谁怕谁。七连一班真不爽,唱歌唱不响,不唱不勉强,不如去站岗!”

拉大锯,扯大锯,二班怎么不唱戏?唱什么?红灯记!”

今年军训怪事多,一班男生只会说。你若是个男子汉,那就给咱来一段!一班,来一个!一班,来一个!叫你唱,你就唱,扭扭捏捏不像样。”

皎洁的月光,繁星点点,草丛里的传来蟋蟀的长鸣,今晚注定无眠。

军训,十五天,三百六十个小时,两万一千六百分钟。对于踏入大学的第一课,我们接受了太阳的洗礼、汗水的冲刷、教官的训骂,可是这些并不重要,因为我们不会记得。当这一段时光变成一段回忆,我们记得是当时的快乐,一起站军姿、踢正步、唱红歌。军训,带给我们的不仅是晒黑的皮肤、磨破的脚趾还有不容玷污的集体荣誉。

生活之中,总有很多我们想要逃离的东西,比如那个让你感到无望的未来,那个和你有嫌隙的同学,总会挑你毛病的老板,还有一场失败的爱情、一段溃败的奋斗、一门枯燥的课程等等。

保罗·柯艾略在《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中说:“一个牧羊人喜欢旅行,但永远不要忘记他的羊群。”踏入大学课堂的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牧羊人,游戏就是我们心心念念的“旅行”,期末的测评就是我们的羊群。我们都不能因为想要远方而忽视眼前的苟且,对我们的羊群视而不见。

全民娱乐的时代,交谈的话题总是离不开游戏二字。高中繁重的学业让我们错过了英雄联盟却遇见了王者荣耀,本以为被队友坑到下定决心退游好好学习却又遇见了绝地求生。游戏,是我们学习路上绕不过去的坎,因此,我们要学会面对。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敌军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请做好准备。”

游戏最神奇的地方在于无论是初次见面、不知欢喜还是久别重逢、无话可说,它都能凭借一己之力化解彼此间没有话题的尴尬气氛。

你玩王者荣耀吗?”

玩呀,我可是星耀玩家。”

厉害厉害,我就不行了,前几天刚被队友带上的王者。”

要来一局紧张刺激的王者荣耀?”

好哇,打排位吧。

一局游戏,输赢似乎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在这短短十几分钟的游戏中我们拉近了走远的距离,找回了以前的感觉。

哎呦喂,这辅助怎么这么怂?不敢抗伤害玩什么辅助呀?”

对呀,这辅助真菜,还没我的辅助玩得好。”

哎哎哎,打野呢?玩个打野,不抓中也不来支援上路,玩的什么呀!”

哈哈哈,穿梭在野区之间的打野专业户。”

战士你可别单抓了,一个人和对面五个人打,是应该夸你勇敢呢还是该劝你长点脑子呢!”

唉,我觉得我们会输。”

《北京遇上西雅图》里有一句台词:“他也许不会带我去坐游艇吃法餐, 但是他可以每天早晨都为我跑几条街去买我最爱吃的豆浆油条。”真正的快乐不过就是这些淡淡的生活小事,它和法餐游艇无关,和别人的眼光无关。

王小波说:“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

是的,生活需要一点形式主义的快乐,但真正的快乐并不是我要一直陪伴在别人的身边、形影不离如同连体婴儿。真正的快乐们也许因为不同的毕业选择、不同的生活方式产生了距离,但是,当我们空闲下来,我们可以一起做一些有趣的事情,打打游戏、吃吃饭,而那种距离感会在这个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

真正的快乐从来不是为了娱乐而去娱乐,而是把细碎的生活也能过得讲究,让平淡的日子拥有开出花来的小惊喜。

小小的宿舍,汇集了来自天南海北的我们;大大的学校,不同的文化、习惯在相互间交融。我们在这里休息,在这里玩闹,有过争吵,也有过哭泣。但最后的最后,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我们对这里只留下深深的怀念。因为在这里,安宁舒适是常态,就像鱼儿畅游在广阔的大海,没有勾心斗角,没有步步惊心。宿舍文化总是很简单,却又很真实,足以让我们去怀念。

夜深人静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已经呼呼大睡,没有人再打扰你,你可以随心所欲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即使什么都不做,静静地发呆也会觉得很满足。如果你上网看一下的话就会发现,关于熬夜这个问题大家都有难以拒绝的理由。原因五花八门,但归结到一点就是:只有在熬夜的时候,才能体会到这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

起床了,起床了,今天可是女魔头的课,你们想期末挂科吗?”

我今天好困,我想睡觉,帮我记一下课堂笔记好吗?”

生活,总是起起伏伏。每个人都有糟心想要逃避的时候,当我们拒绝面对世界的时候,他们总会站在我们面前,替我们阻挡袭来的风雨。

你是要去吃饭吗?”

对啊。”

帮我带份饭再来瓶很冰很冰的冰红茶行吗?”

叫爸爸。”

爸爸!”

男生之间的快乐真的很简单,有时候一声“爸爸”就足以让我们开心好久好久。在别人眼中,这能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亦或是对别人的不尊重,但是,只有生活在其中的人才能体会到别人体会不到的快乐。

村上春树有一首诗这样写道:

你要记得这些人

你要记得那些大雨中为你撑伞的人,

帮你挡住外来之物的人,

黑暗中默默抱紧你的人。

逗你笑的人,

陪你彻夜聊天的人,

坐车来看望你的人。

陪你哭过的人,

在医院陪你的人,

总是以你为重的人,

带着你四处游荡的人,

说想念你的人。”

大学四年,你上过很多老师的课,谈过许多无疾而终的恋爱,找过形形色色的兼职工作,但是你只有这么一群傻傻憨憨的舍友,带给你难以忘记的快乐。

桐华在《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里这样写道:

很多年后,我已能流利地说粤语,在朋友的车上,从电台听到这似曾相识的旋律,才知道是陈百强的偏偏喜欢你。那一瞬,低头静听中,漫漫时光被浓缩成了一首歌的距离,可蓦然抬头时,只见维多利亚港湾的迷离灯火。原来已隔世。只有,偏偏喜欢你的歌声一如当年。”

距离,在物理学上被定义为一个点到另一个点的长度。那我想,生活中的距离便可定义为一个人与另一个人能接受的亲密程度。

有些距离以为自己可以跨越,实则不然;有些东西只能在记忆里绚烂,而在现实中一触即碎。

金玟岐在《娱乐》中唱到:

全民娱乐,笑看风波,轻松总好过,

思绪太多,甘愿浅薄,请你克制你的深刻,

投身娱乐,擅长幽默,笑到癫的泪都是真的,

无所谓了,午夜梦回了,多少人醒着,心黏上又碎。”

这个世界,就像一个巨大的旋转木马,我们,骑在不同的马背上,欣赏着相同的风景,体会着不同的快乐。

有人想要坐在第一的位置上,欣赏他所认为的快乐;有人不问世事,只想坐在后面自娱自乐。

其实,在旋转木马上,根本就没有第一与最后,转盘是圆的,地球是圆的,第一即最后,最后也是第一。与其耗费心思去关心别人位置除能体会到的快乐,不如多去体会身边拥有的、简单、微小的快乐。



播音主持:赵旭鹏 王 莉 李 晴 相鑫淼

责任编辑:赵 帅 孙梦婕

责任审核:魏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