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广播台  下午时光
2018-10-27 多情之岸 笔下留欢

发布者:王昊发布时间:2018-10-27浏览次数:10


多情之岸 笔下留欢 第四期



一个人总是心烦意乱,必定一事无成。既然期望辉煌伟大的人生,那就应该从今天起,以毫不动摇的决心和坚定不移的信念,凭自己的智慧和毅力,去创造属于自己的快乐。只有言行服从于理想,才能把握赢得健康、快乐、幸福的真谛,“想要改变,必须从行动开始。”马云先生如是说。


话竹

中国悠久的文化与竹结下不解之缘,形成了丰富多彩、独具特色的中国竹文化,劳动人民在长期生产实践和文化活动中,把竹子形态特征总结成了一种做人的精神风貌,如虚心、气节等,其内涵已形成华中民族品格、禀赋和精神象征。看到竹子,人们自然想到它不畏逆境,不惧艰辛,中通外直,宁折不屈的品格,这是一种取之不尽的精神财富,也正是竹子特殊的审美价值。

竹子是高大、生长迅速的禾草类植物,茎为木质,分布于热带、亚热带至暖温带地区,东亚、东南亚和印度洋及太平洋岛屿上分布最集中,种类也最多。竹枝杆挺拔、修长,四季青翠,凌霜傲雨,倍受中国人民喜爱,有“梅兰竹菊”四君子之一,“梅松竹”岁寒三友之一等美称。中国古今文人墨客,嗜竹咏竹者众多。

中国是世界上竹类资源最为丰富、竹林面积最大、开发利用竹资源最早的国家之一,素有“竹子王国”之称。竹子因青翠挺拔、奇姿出众,凌霜傲雪,四时长茂受到了人们的称颂。人们赋予它心虚节坚、坚忍不拔、风度潇洒的“君子”美誉。在悠悠几千年的历史发展长河中,竹子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中国悠久的文化与竹结下了不解之缘,形成了丰富多彩、独具特色的中国竹文化。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宋代著名文学家苏东坡的一句名言,揭示了中华文明史中一个特殊的现象:竹作为一种特殊的质体,已渗透到中华民族物质和精神生活的方方面面。竹子是物质文明建设的重要资源,并渗透和凝聚于精神文化之中,构成了中国文化的独特色彩,从而形成了别具一格的中国竹文明,积淀成为源远流长的中国竹文化。


湘妃竹典故

斑竹一枝千滴泪”。上古时期,尧帝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女英,二女儿叫娥皇,女英和娥皇都长得俊秀,贤惠善良,尧帝很喜欢他的两个 女儿。尧王选贤让能,选虞舜为继承人,并将两个女儿许给舜为妻。舜在帮助尧王管理国家大事期间,为人民做了许多好事。尧王死后,舜帝即位,南方的“三苗”部族,多次在边境骚扰,舜亲率大军南征,娥皇、女英也跟随同行,留住湘水之滨大军征战南进到苍梧,舜王不幸病死,葬在九嶷山下。娥皇、女英接到噩耗,痛哭不止,一直哭得两眼流出血泪来。泪珠洒在竹子气上面,染得竹子满身斑斑点点,成为斑竹,后来,姐妹二人投水而死。

人为纪念娥皇、女英,在湘水旁建立庙宇,名为黄陵庙。传说她二人都做了湘水女神,娥皇是湘君,女英是湘夫人。娥皇女英死后,湘水出口处的洞庭湖君山出产一种竹子,竹子上面有斑斑点点紫晕的玟痕,传说为二妃的血泪所化而成。人们将这种竹子起名“斑竹”,又名“湘妃竹”。


胸有成竹

北宋画家文同,字与可,他画的竹子远近闻名,每天总有不少人登门求画。文同在自己家的房前屋后种上各种样的竹子,无论春夏秋冬,阴睛风雨,他经常去竹林观察竹子的生长变化情况,琢磨竹枝的长短粗细,叶子的形态、颜色,每当有新的感受就回到书房,铺纸研墨,把心中的印象画在纸上。经过目积月累的观察,竹子在不同季节、不同天气、不同时辰的形象都深深地印在他的心中,只要凝神提笔,在画纸前一站,平日观察到的各种形态的竹子立刻浮现在眼前。所以每次画竹,他都显得非常从容自信,画出的竹子,无不逼真传神。

当人们夸奖他的画时,他总是谦虚地说:“我只是把心中琢磨成熟的竹子画下来罢了。”有位青年想学画竹,得知诗人晁补之对文同的画很有研究,前往求教。晃补之写了一首诗送给他,其中有两句:“与可画竹,胸中有成竹。”

该故事出自北宋苏轼《文与可谷偃竹记》。胸有成竹,比喻做事之前已作好充分准备,对事情的成功已有了十分的把握;又比喻遇事不慌,十分沉着。


《茶馆》

《茶馆》是现代文学家老舍于创作的话剧,展示了戊戌变法、军阀混战和新中国成立前夕三个时代近半个世纪的社会风云变化。通过一个叫裕泰的茶馆揭示了中国社会近半个世纪的黑暗腐败、光怪陆离,以及在这个社会中的芸芸众生。

《茶馆》是老舍先生的代表作,也是他在剧作方面最成功的作品,它不是要讲述某个具体故事,而是要表现三个历史时期所代表的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社会现状,用老舍的话来说,就是要“葬送三个时代”,《茶馆》的创作宗旨就在这里。一向不熟悉政治斗争的老舍采用避生就熟的写作手法,用他了如指掌的社会文化变迁来折射社会的政治变迁。难怪曹禺先生晚年评价说:“《茶馆》是中国戏剧史上空前的范例。”

《茶馆》对旧时代大众精神危机的刻画主要借助于剧中的三个关键人物——王利发、秦仲义和常四爷来完成的。老舍通过对三个人物命运悲剧的凭吊,痛诉了那个时代的怪异和丑陋。从第一幕的晚清戊戌变法到第二幕的民国初的军阀混战,一直写到第三幕的抗战结束,历经半个世纪,这半个世纪的社会变迁在《茶馆》里体现得淋漓尽致。用老舍的话说:“一个大茶馆就是一个小社会”。以人为主,而不是以事为主,这是《茶馆》创作的一个特点。

作为一个茶馆的掌柜,王利发是很称职的。他是旧社会里的精明、经验丰富的北京茶馆老板的形象。为了生意兴隆,他的常教导:“在界面混饭吃,人缘顶要紧”,因此他待人接物,圆滑、变通,谁也不得罪。凭着这一条,他与来茶馆的三教九流的人物都相处得很好,茶客们乐于来他的店里喝茶、聊天,消磨打发无聊的时光。这使得裕泰茶馆曾一度生意兴隆。王利发的精明能干,还表现在善于适应形势,顺应潮流,每逢逆境,他就用“改良维新”的办法来应付。

常四爷也是全剧的重要人物。他开始是个有“铁饭碗”的旗人,随着清王朝的崩溃,他以卖蔬菜和花生为生,成了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尽管如此,只因他生性刚强耿直、有正义感,青年时因感到国事日非,说了句“大清国要完”,就被捕入狱。后来又郁结着仇恨洋人的愤懑情绪,参加了义和团,又以失败而告终,结果仍然被旧社会湮没。他一生只盼国家像个国家,不受洋人欺辱。可盼了一辈子,国家越来越不像样,这使他心灰意冷,加之他的出身和经历,又不可能是他卷入当时已兴起的同盟会斗争中去,因此不能从革命者那里看到未来的光明,于是他绝望了。

剧本中的人物还很多,他们有的贯穿前后,有的瞬息即逝,出身经历大不相同,思想性格因人而异。他们的命运遭遇尽管各不相同,但无不随着时代在深沉变化。这众多人物,虽然作者着墨多少不一,但具有鲜明的性格,剧中这群栩栩如生的人物,使得《茶馆》的艺术生命之花常开不败。

《茶馆》是当代戏剧经典中的经典,是真正的艺术,语言幽默、风趣,讽刺很有力,深刻地体现了人们在旧社会时的生活、背景,深刻的讽刺了当时社会的黑暗,三个时代对人们的欺压,三个时代的统治的黑暗,真实地揭示了当时社会的真正本相。而《茶馆》唱响了一曲葬歌,埋葬了三个旧时代。


读巴金

巴金原名李尧棠,是中国作家、翻译家、无党派爱国民主人士。巴金190411月出生在四川成都一个封建官僚家庭里,五四运动后,巴金深受新潮思想的影响,并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开始了他个人的反封建斗争。1923年巴金离家赴上海南京等地求学,从此开始了他长达半个世纪的文学创作生涯。

就题材而论,巴金的长篇小说以描写家庭生活为主,并且带有强烈的自传性。他的短篇小说则题材多样,涉及范围极广。在巴金的作品中,家庭是构成社会机体的细胞,家庭生活是社会生活的缩影,家庭即是社会。巴金的创作实践表明,他最喜欢通过描写家庭生活情景来反映社会生活的状况及其发展变化。

其中,《激流三部曲》和《寒夜》最为著名,《激流》通过描写高公馆的由盛转衰及其分崩离析,反映了封建大家庭逐渐没落的过程,表现了封建专制制度必然崩溃的历史趋势,讴歌了青年们的觉醒和反抗。《寒夜》通过描写汪家的解体过程揭露了当时大后方社会的黑暗。作者着重表现的是小家庭内部的矛盾冲突,比如婆媳争吵,夫妻失和等,通过对日常生活真实、细致的描绘表明汪家悲剧的根源在于国民党政府的黑暗与腐败。

巴金的语言风格特征明显,总体来说他的语言风格是热烈、明快、朴素的,然而就情感对语言的影响,又可分为前后两期来看待。前期以青春激情的抒情语言风格著称,感染性极强,故而巴金前期以《》为代表的小说受到青年人的热烈追捧;而以小说《憩园》为节点的后期作品语言则开始由热转冷,笔调变得深沉、悲哀和忧郁,到了《寒夜》则将这种悲剧式的语言艺术提炼到了巅峰状态。

半个世纪以来,巴金以自己的言论和艺术创作热情地参与到中国现代文化建设中。他所提供的带有强烈主观性、抒情性的中、长篇小说,与茅盾老舍客观性、写实性的中、长篇小说一起,构成了现代文学第二个十年中长篇小说的艺术高峰,巴金小说所创造的“青年世界”是30年代艺术画廊中最具有吸引力的一部分,巴金也因此为扩大现代文学的影响,做出了不可替代的卓越贡献。


《淡淡的花香》——席慕蓉

那天,当我们四个人在那条山道停下来的时候,原来只是想就近观察那一群黑色的飞鸟的,没想到,下了车以后,却发现在这高高的清凉山上竟然盛开着野生的百合花。

山很高,很清凉,是黄昏的时刻,湿润的云雾在我们身边游走,带着一种淡淡的芬芳。这所有的一切竟然完全一样,虽然那么多年已经过去了,为什么连我心里的感觉竟然也完全一样?我迫不及待的想告诉同行的朋友,这眼前的一切和我18岁那年的一个黄昏有着多少相似之处,一样的灰绿色的暮霭、一样湿润和清凉的云雾 、一样的满山盛开的百合花;谁说时光不能重回?谁说世间充满着变幻的事物?谁说我不能与错过的美丽重新相遇?

我几乎有点语无伦次了,朋友们大概也感染到我的兴奋。陈开始攀下山崖,在深草丛里为我一朵一朵的采起来,宋也拿起相机一张一张的拍摄着,我一面担心山崖的陡峭,一面又暗暗希望能够多摘几朵。陈果然是深知我心的朋友,他给我采了满满的一大把,笑着递给了我。当我把百合抱在怀中的时候,真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快乐和满足。一生能有几次,在高高的清凉山上,怀抱着一整束又香又白的百合花?

然而生命也许就是这样的吧,无论是欢喜或悲伤,总值得我们认认真真得来走一趟。我想,生命应该是这样了。

而这一切都要感激我的朋友们。所以,你说我爱的是花吗?我爱的其实是伴着花香而来的珍惜与感激的心情。

我实在爱极了这个世界。一直想不透的是,为什么这个世界对我是特别仁慈?为什么我的朋友对我特别偏袒与纵容?在我往前走的路上,为什么总是充满着一种淡淡的花香?有时恍惚,有时清晰,却总是那样久久不肯离去?

我有着这么多这么好的朋友陪我一起走这一条路,你说,我怎么能不希望这一段路途可以更长更久一点呢?也就是因为这样,我竟然开始忧虑和害怕起来,在我的幸福与喜悦里,总无法不渗进一些淡淡悲伤,就像那随风袭来的,若有若无的花香一样。





责任编辑:张超华

播音主持:许贞武 李衍豪 王莉

责任审核:邢怀程